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酷特智能带病IPO:营收下滑难止 “智能”难觅支撑

电鳗财经  2020-06-22 11:36:39

《电鳗财经》文/李笑笑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酷特智能”或“公司”)定于6月24日开启线上申购,公司即将登陆创业板。招股书显示,酷特智能主要从事个性化定制服装的生产与销售,包括男士、女士正装全系列各品类,并向国内相关传统制造企业提供数字化定制工厂的整体改造方案及技术咨询服务。《电鳗财经》注意到,酷特智能主要收入来源于ODM(贴牌加工)类产品销售,因此市场中对其冠以“智能”争议颇大。

此外,酷特智能的营收在2019年出现下滑,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可谓雪上加霜。近几年酷特智能疯狂收缩线下直营门店,激进的减员策略也导致公司与员工对簿公堂。此外,酷特智能主要原材料采购数据差异显著,公司仍有多达10处房产无法办理相关产权证书,诸多未解决的问题为酷特智能上市后的表现带来不确定性。

营收显负增长 “智能”难觅有力支撑

根据最新版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酷特智能的营业收入为5.84亿元、5.91亿元、5.35亿元,同期净利润为5853.80万元、6359.62万元、6867.42万元。由此可见,报告期内酷特智能的营收出现了负增长,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可谓雪上加霜。

招股书指出,受疫情影响导致2020年第一季度原有业务实现收入 6934.65 万元,较去年同期原有业务收入 1.08亿元,下降 35.89%。自2020年第二季度起,新冠疫情又在国外开始爆发,国外政府也相继采取限制措施,对其服装业务国外销售也造成了负面影响。 2020年上半年原有业务预计实现收入 1.54~1.67亿元,较去年同期原有业务收入 2.63亿元,下降约 36.51%-41.49%。

2020年版招股 服装类业务收入按销售模式分析

2020年版招股 按产品类别列示的主营业务收入

虽然,酷特智能冠以“智能”二字,但实际上公司的主营业务仍是以ODM为主,2017年-2019年,公司ODM(贴牌加工)类产品销售收入占各期服装类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3.77%、74.15%和70.20%,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依据招股书数据显示,报告期内酷特智能的咨询业务收入占比仅为5.70%、4.80%、3.00%,而其OBM(有品牌)的销售占比也相对较低,“智能”二字的有力支撑数据难觅。

直营门店大幅衰减 激进减员与员工对簿公堂

2020年版招股 2019年直营店剩余情况

2020年版招股 报告期内新增直营店面及撤店的情况

报告期内酷特智能直营门店大幅调整,直营门店由2017年初的16家,下降为2019年末的5家,其中外地门店出现撤店潮,目前仅剩山东境内4家,北京1家。虽然,公司给出的撤店原因为“公司战略布局调整”,但在被撤销的门店中多家门店成立时间不足一年且营业收入较低,由此可见,公司在前期直营门店战略部署上过于仓促。

2020年版招股 报告期内各专业类别员工人数及变化情况

除了直营门店的大幅收缩,2017年-2019年,酷特智能的员工总数为3000人、2524人、2163人,其下滑趋势明显。除了版型师外,其余所有岗位人员总数均连续三年下滑。对于较高离职率,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称,2017 年起,随着“空中客车-直升机”项目、“一汽-大众华东基地”等大型企业落户即墨地区,使得当地用工量大幅增加,导致员工离职人数增加;2018 年下半年随着发行人大客户订单流失,相应生产人员的绩效工资减少,导致离职率进一步提高。

导致员工离职的原因除了主动离职外,酷特智能在疯狂收缩线下门店的同时,也有部分员工是被动离开公司,双方还因劳动合同纠纷而对簿公堂。《电鳗财经》注意到,一份《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与李清华等劳动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李某华自2007年12月20日入职,在济南市青岛红领服饰旗舰店工作,工作至2016年11月30日,期间签订了三份劳动合同。

2016年12月1日,李清华与酷特智能签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至2019年11月30日,合同约定李清华从事后勤岗位,工资标准为1800元每月,工作地点为酷特智能及各分支机构。合同签订后,李清华工作地点、内容与在青岛新启润公司工作时一致。2017年3月29日,酷特智能向李清华作出限期到岗工作通知,载明因公司战略调整,根据已签订的劳动合同第二条及合同补偿协议第一条第六项,通知于2017年4月1日到即墨总公司人力资源报到,逾期三个工作日不到岗者,按旷工处理。李清华未到岗。

一审法院认为:青岛新启润公司经一审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其民事诉讼权利。一审法院判决被告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公司、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某华支付30792元经济补偿金。

二审法院认为,酷特智能未与李清华协商,擅自将李清华调整到即墨工作,导致李清华无法正常履行劳动合同,属于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条件,李清华因此于2017年4月7日申请仲裁,要求酷特智能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符合法律规定。虽然酷特智能在李清华提起仲裁后取消了调岗决定,明显系为了应对李清华提起的仲裁,不能因此认定李清华存在旷工情形,酷特智能以此为由提出的抗辩不能成立,院不予采纳。因此,酷特智能应当向李清华支付经济补偿金。

主要原材料采购数据差异显著

2018年版招股书 报告期内,公司面、辅料原材料采购情况

2019年版招股书 报告期内,公司面、辅料原材料采购情况

《电鳗财经》注意到,酷特智能的主要原材料采购数据在2018年与2019年两版招股书中有显著差异。2019年版招股显示,酷特智能2016年、2017年面料与辅料采购额合计1.26亿元、1.47亿元,而2018年版招股中,2016年、2017年面料与辅料采购额合计为1.47亿元、1.70亿元,两版招股书数据差异显著,而公司在招股书中对这一差异未做任何说明。

多处房产未取得产权证书 带病上市前途未卜

2020年版招股 发行人无法办理相关产权证书的房屋及建筑物情况

《电鳗财经》注意到,截止 2019年12月31日,酷特智能仍有多达10处房产未能办理相关产权证书,合计账面价值高达606.36万元。对此招股书解释称2019 年 4 月 19 日,青岛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即墨分局出具《关于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房产相关问题的意见答复》,酷特智能当前存在部分未取得权属证书的房产,该等房产主要系从新启奥、新启润或酷特网定处受让而来,因其前期建设审批手续欠缺,当前无法办理相应的产权证书,其违法违规情况非因酷特智能造成。

但业内人士指出,无法办理相关产权证书将会导致企业面临相关场地的搬迁风险,若此类事件发生也将带来相关房产账面价值减值的巨大风险。带着诸多问题,酷特智能即将登陆创业板,对该公司上市后的表现,《电鳗财经》将予以持续关注。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广告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