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诺奖得主的另一份奖金:人傻钱多速来中国,为保健品微商疯狂站台

华商韬略  2020-06-26 16:31:02

  文 | 华商韬略 牧海

  诺贝尔奖得主去哪最容易挣钱?中国。

  从红极一时的金坷垃就可以知道,一张洋脸的价值到底有多大,如果这个洋脸恰好是诺贝尔奖获得者,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近几年来,诺奖得主俨然成为国内高端活动的“标配”,在大大小小的论坛上,他们的身影基本不会缺席,不仅被奉为座上宾,还能得到大领导的亲切接见。

  莫索尔、谢克曼就是其中杰出代表,两位短时间内就在中国建立了众多的实验室和工作站。目前,在深圳类似这样的诺奖得主实验室已经有了10家,每家能收到最高1亿元的建设资助。

  解囊之慷慨令人咋舌,但究竟能给国内的基础科学研究带来多大助力?没人知道。

  诺奖得主来华发挥余热,乍一看本是皆大欢喜的好事,但事实上其中不乏寻求短期利益的投机者,这背后,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诺奖得主来华走穴成热潮

  中国在很早之前就兴起了一股诺奖得主走穴热,中国堪称“人傻、钱多、速来”的沃土,蒙代尔就是其中一位典型。

  1999年,蒙代尔因“开放经济中货币与财政政策”理论被授予诺贝尔经济学奖,他提出的“最优货币区域”理论将欧元由概念变成现实,被誉为“欧元之父”。

  但蒙代尔来中国的时间甚至比他获得诺奖还早,1995年他就到访过中国,在此后的10余年,他来华的次数更是超过了20次,单是2013年后半年就来了5趟。

  或许是蒙代尔年事已高,腿脚不便。近年来,另一位诺奖得主——挪威的爱德华·莫索尔取而代之,风头更是盖过了蒙代尔。

  自从2014年摘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之后,莫索尔就和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据不完全统计,单是去年一年,他在中国的行程安排就在10次左右,成为了中国人民不折不扣“的老朋友”。不管是高大上的科技论坛,还是“与民同乐”的房地产活动,莫索尔都来者不拒。

  在诺奖得主圈,这也并非个例。

  2014年9月12日,埃德蒙·菲尔普斯和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就曾驾临国内某地产开发商的线下活动,和社区业主、知名企业家坐而论道。

  近一两年来,这样的活动甚至有升级趋势,诺奖得主们不再“单打独斗”,而是开始“抱团取暖”。

  2018年8月10日,6位诺奖得主参与了崔各庄论坛暨诺奖成果转化高峰论坛;两个多月后,26位诺奖得主齐刷刷现身上海的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

  中国的钱,真好赚。

  中国“人傻钱多”?半小时演讲捞金百万

  眼看中国的掘金热已经兴起,国内不少头脑活络的人,也开始打起了这笔生意的主意。

  2014年6月诺奖得主基德兰德来访中国,包括高校讲座、企业考察以及经济论坛在内的全部行程安排,都由一家名为“世界名人中国行”的机构全权策划。

  全球各界名人经纪资源,诸如政要、诺奖得主、经济名家、企业领袖等,都在这家机构的资源库内,国内不少“洋大师”来华案例都由他们贡献。

  诺奖得主来华一趟费用多少?

  《羊城晚报》曾报道,企业邀请诸如蒙代尔、罗杰斯等知名学者来华演讲的费用在100万以上。而这,还是5年前的价格,随着钱越不值钱,这个数字肯定也水涨船高。

  出席演讲仅仅是大师们行程规划的一小部分。此前,一份流传在网络上的诺奖得主托马斯·萨金特中国行广东站招商方案火了。

  其中,单是赞助合作方式的报价就足以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首席冠名赞助合作伙伴仅限1家,价格200万元;战略合作伙伴仅限3家,每家80万元;指定赞助仅限5家,每家30万元......

  圈钱手段之丰富,令人大跌眼镜。

  不过,转头想想或许就能明白了。诺奖得主名满全球,时间金贵,好不容易来华一趟,自然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否则怎么能充分利用好时间传播学术,顺便挣点辛苦钱呢?

  于是,包括演讲活动中与大师互动对话环节、招待午餐晚餐、大师亲临企业参观指导,甚至是来往机场途中与大师的独处时间,都被明码标价。

  至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莫索尔每次来中国行程短暂却要密切奔波于多个城市了。

  看来诺奖得主挣钱,也不“容易”。

  ▲近年来,一些诺贝尔奖得主甚至开始为微商、无来头的保健品站台。暴雷的保健品传销巨头权健、以及天津的另一家天狮都曾用过这种手段。珍奥核算更是集齐28个诺贝尔奖得主为其站台。

  反对学术功利化,回归研究初心

  诺奖得主来华演讲布道是好事,值得欢迎,但形式主义的来华捞金,就另当别论了。

  况且,有的活动早就偏离了学术初心,一切都以吸引眼球为目的。在这些活动中,诺奖得主的演讲主题与活动主旨根本就是牛头不对马嘴。

  科技界业内人士曾爆料,在国内某研讨科技政策的学术会议上,当地政府请来的大咖并非业内专家,而是一位研究细菌的诺奖得主,后者在场大谈特谈他的最新研究成果。场面之违和,让人哭笑不得。

  纳税人的钱就用在这种地方?

  30年以来,深圳并无一名诺奖得主,但并不耽误深圳的飞速发展。

  而且,国外的月亮并不比国内圆!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参加完勋章颁授仪式当天,舟车劳顿之下,依然决意返回湖南,为什么?因为第二天还要到田里去做研究。

  “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30年勤勉、低调如一日,只为研制出国内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

  两相比较,何其唏嘘。

  一一END一一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广告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