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刘二海豪赌瑞幸咖啡背后,愉悦资本不再“愉悦”

互金商业评论  2020-06-30 11:49:59

6月23日,曾创下互联网公司最快上市记录的瑞幸咖啡第二次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的退市通知。这也意味着,6月29日,瑞幸咖啡将正式摘牌。同时,这家造假公司也将创下中概股最快退市记录。

瑞幸咖啡退市地震引发的次生伤害才刚刚开始。

6月27日,瑞幸咖啡一口气发了三分公告,其中一份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提议召开股东大会,罢免自己和独立董事Sean Shao(邵孝恒)、黎辉、刘二海四人的职务。值得注意的是,邵孝恒是主导调查瑞幸咖啡财务欺诈的特别委员会主席。

不过,陆正耀的提议遭到了董事会的狙击。陆正耀的铁哥们、大钲资本董事长黎辉和愉悦资本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异口同声的告诉媒体,他们看新闻才知道陆正耀准备罢免他们的董事职务,但他们都不同意。不仅如此,Sean Shao、黎辉、刘二海反戈一击,要求7月2日召开董事会会议,并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

在过去数年里,刘二海、黎辉与陆正耀曾是亲密无间的伙伴,两人一路追随陆正耀,先后投资了他的神州租车、神州优车和瑞幸咖啡,这三家公司分别在香港、新三板和纳斯达克上市。可以说,刘二海和黎辉是陆正耀创业路上最坚定、最忠诚的资本推手,当然,陆正耀也让他们收获丰厚。

从左到右依次为黎辉、陆正耀和刘二海。

如今,这个“铁三角”瞬间瓦解。

在上市地位不保之后,陆正耀已经不再希望内部调查继续进行下去,因为有迹象显示,陆正耀可能亲自参与了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行为。这将让他招致巨额索赔诉讼和刑事指控。而黎辉和刘二海作为外部投资人,显然不想帮昔日大哥背锅,与陆正耀干净利索的切割,成为当下的最优选择。

在利益面前,男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瑞幸咖啡造假丑闻已经危及黎辉和刘二海在风投市场上的信誉。就募资端来说,这是一个极度看重管理人信誉的市场,没有哪个投资人愿意把钱交给造假者去打理。在投资端,好项目,尤其是PRE-IPO项目方对资方更为挑剔。有钱但被项目拒之门外,对资本来说是致命的。这恐怕才是黎辉和刘二海目前最担心的。

愉悦资本不再“愉悦”

公开信息显示,大钲资本和愉悦资本参与了瑞幸咖啡A、B两轮各2亿美元的投资。2018年6月,瑞幸咖啡获得大钲资本、愉悦资本、GIC、君联资本的2亿美元A轮融资;2018年12月,瑞幸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大钲资本、愉悦资本继续跟投。

瑞幸咖啡上市前披露的股权结构显示,大钲资本持股为11.9%;愉悦资本持股为6.75%。2020年初,大钲资本减持了3840万股瑞幸股票,套现2.3亿美元,据称已收回投资成本。但刘二海的愉悦资本就没那么幸运。愉悦资本累积投资金额约1.1亿美元,但刘二海曾公开表示,愉悦资本持有的瑞幸咖啡一股没卖。

五十知天命的刘二海,如今只能眼睁睁看着,愉悦资本过去5年的投资神话瞬间破灭。

1994年,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刘二海进入中国吉通网络通讯有限公司工作。2000年,刘二海跳槽到美国冠远科技,担任中国区副总经理。2001年,刘二海再次跳槽至铁通网络公司担任副总裁。2003年,刘二海在北大读EMBA期间,结识了联想投资合伙人王能光,并在后者邀请下加入联想投资(也就是后来的君联资本)。

刘二海在君联资本期间,主要负责TMT领域投资。从2003年-2015年,刘二海投资了不少后来的知名企业,包括易车网、人人网、神州租车、智联招聘、伊美尔、乐元素、布丁酒店等,在易车项目上,刘二海帮助君联资本斩获超过10倍的回报。

成功的投资案例让刘二海声名鹊起,也是在此过程中,他认识了对他影响深远的一位创业者陆正耀。2005年,刘二海代表联想投资了陆正耀的UAA(联合汽车俱乐部),2007年,联想投资又投资了陆正耀的神州租车,并在2010年以股权加债券的方式向神州租车(中国)有限公司注资12亿元,取得神州租车超过50%的股权。

2015年,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宣布离职,并创办了愉悦资本,其投资方向主要为TMT及创新消费领域。2018年,愉悦资本的管理规模突破50亿元人民币。2019年7月,愉悦资本完成总额超过7亿美元的早期及成长期基金募集,在管基金总额超过100亿元,其中美元12亿,人民币30亿。

成立5年来,愉悦资本共投资了约40个项目,主要集中在电商和新零售、房地产和汽车出行三个领域,比较著名的项目包括瑞幸咖啡、蛋壳公寓、蔚来汽车、途虎养车、小猪短租、摩拜单车、梦想加等,其中,蔚来汽车、摩拜单车、蛋壳公寓已经通过上市或并购实现退出。摩拜单车中愉悦资本投资了1000多万美元,最后被美团收购,愉悦资本的回报据称在8倍-10倍之间。

但是,愉悦资本投资的大部分标的,例如蔚来汽车、蛋壳公寓、瑞幸咖啡,基本模式都是拼命融资烧钱,再融资,再烧钱。烧出市场后,带着巨额亏损上市。在此过程中,虽然资本可以借助市场套现获利,但外界对此投资模式的批评一直不绝于耳,并质疑其持续性。

换句话说,刘二海和愉悦资本的短暂投资成功,到底是因为足够幸运踩上了互联网创投的风口,还是依靠慧眼识金的判断力胜人一筹?从瑞幸的教训看,恐怕前者的因素更多一些。

以愉悦资本重注投资的蛋壳公寓为例,从2017年到2019年,愉悦资本连续投资了蛋壳公寓的A+轮、B轮、C轮,其中2019年的C轮融资后,蛋壳公寓的估值已超过20亿美元。但蛋壳公寓如今市值仅为16亿美元。C轮、D轮投资人悉数套牢。

6月18日,蛋壳公寓创始人、CEO高靖被地方政府部门带走调查,这对疫情重压之下的蛋壳公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刘二海为何投资蛋壳公寓?他曾坦言,当初投资蛋壳公寓时很纠结,但愉悦资本投资的途虎养车CEO陈敏曾是高靖老同事,陈敏评价“高靖非常能干,很多方面都非常优秀”,这个评价也给了刘二海很大的信心。

如果是刘二海的投资标准是投人的话,那么此刻他会为当初的决定后悔吗?

很可能不会。

刘二海有一个著名的观点,他认为 “真正大成者一定是逆势而为,而不是顺势而为,最后势肯定会来。”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在今年初瑞幸不断爆出负面新闻后,刘二海仍然坚持不撤退;这也可以解释,为何蛋壳公寓三年亏了50亿,刘二海仍持续加注。

可能他赌的就是“逆势”或“转势”,所有亏损的独角兽都会像瑞幸一样,市值能够冲到100亿美元以上,实现10倍以上的回报。

只要刘二海和愉悦资本运气足够好。

可惜的是,在赌场里,手气再好的赌客,也无法保证,每一次押注都收获好运气。

即便大佬如孙正义,在滚滚历史进程中投出了一只万亿独角兽之后,也耗光了自己的好运。

经济学里有一个“路径依赖“理论,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一路径产生依赖,从此走上不归路。

2016年12月,愉悦资本投了一个叫“咖啡零点吧“的智能自助咖啡机。近期,这家公司创始人王顺利在接受采访时披露,智能咖啡机投放运营了5000+台,覆盖全国300+个城市和地区,单机日销294杯,市场占有率高达40%以上。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咖啡零点吧“铺设的地点大多为写字楼和高校,按一天8小时正常销售时间计算(写字楼销售的黄金时段为早上和中午),平均每小时37杯,平均每96秒卖出一杯咖啡。该公司的机器制作一杯咖啡的时间为45秒,再加上客户操作和付款的时间,这意味着,“咖啡零点吧“的自动售卖咖啡机在8个小时的上班时间内一直有人排队买咖啡!!

按5000台机器算,每台机器一年运营340天计算,“咖啡零点吧“每年卖出咖啡4.99亿杯!按照香飘飘的标准,都可以绕地球一圈半了。

这样子,真的考虑过咖啡机的感受么?

这个话题,咖啡新零售的造假先锋瑞幸也不敢接,毕竟,瑞幸单店每天也才卖220杯咖啡,一年卖3亿杯,这还是注水后的数字。

先是“咖啡零点吧“,后是瑞幸,对愉悦资本和刘二海来说,这已经不是“路径依赖“,而是“路径沉沦”了。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广告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