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APP

海澜之家交接,企二代能延续亿万财富吗?

湃动商业评论  2020-12-01 23:22:03

湃动商业评论NO.041

不同于李嘉诚等老一辈的企业家,支撑到八九十岁才甩手退休,近几年,很多企业家选择早早地退居幕后,交由“企二代”在前冲锋陷阵。

有数据显示,在我国有80%以上的民营企业都以家族企业形式存在,也就意味着代际传承的结果是这些企业能否长青的关键。在这过程中,有的企业将黯然退场,有的则浴火重生。

那些深谋远虑的一代们,早已为此做了长足的准备,交接并不代表着传承的结束,而是下半场的开始。

“集团的未来应该交给更加有活力的优秀年轻人”,正值六十岁的海澜之家创始人周建平辞去集团董事长之位。

11月25日,32岁的周立宸从父亲周建平手里正式接过了这个千亿企业——海澜集团。

 

(图源:最江阴)

海澜集团以“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出名,但其实并不仅限于男装,除了服装产业,旗下还涉及了投资、文旅、商业管理等多个领域。

十年前,周立宸从清华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家的企业,而是隐匿在上海一家才成立四年的投资公司挚信资本。

他用三年时间积累了一定的经验和人脉后,再回到海澜之家总部,从接手广告部开始,然后拓展到IT、商品中心等多个部门,从总经理、副总裁、总裁,再到董事长,一步步接过集团的交接棒。

民营家族企业的传承不是一朝一夕,往往经过了一段长久的规划,很多企二代都像周立宸一样,需要1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来为接班做准备。

最典型的要属以2250亿元身家连续四年蝉联中国女首富的杨惠妍。

 

这位碧桂园的二公主,从十几岁起就被父亲杨国强安排在董事会会议室里旁听。因为姐姐的身体不好,杨惠妍成了重点培养对象。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接下碧桂园这个庞大的商业王国。

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十几岁的杨惠妍被送往英国求学,而后又考入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攻读市场及物流专业。为了锻炼她的品格,杨惠妍从小就没有得到过“富养女儿”的待遇,在读大学期间,还要自己打工补贴生活费。

还有同样出身于地产名企的汤臣集团大公子——汤子嘉。18岁的他就跟随父亲汤君年,从浦西乘船去浦东看将要开发的地块。汤子嘉作为助理待在汤君年身边,学习父亲如何谈生意、怎样待人接物。从小就被告知,要时刻为接班做准备。

也正是因为早早地未雨绸缪,在2004年汤君年骤然因病去世时,年仅24岁的汤子嘉才能在悲痛中挑起大梁。

家族企业的传承并不容易,在我们社会,尤其是对上世纪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大众普遍对企业掌舵人个人魅力的关注,大于企业自身的制度建设。

这批民营企业长久以来,主要依靠企一代个人的决断力,过多地依赖于人治而不是组织系统。二代接班本就面临着员工、战略、思想、制度等方面的挑战,而在我国喜欢排资论辈的文化里,年轻的企二代想要在企业中立威,更是不易。

因此,在一代还能够在幕后把控的时候就早早接班,便更易于企业的代际过渡。

拿海澜之家来说,周建平虽然将所持海澜控股23.10%股权转让给周立宸,但自己依然保有28%的股权,仍为海澜集团实际控制人。并且根据《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双方要在经营决策中保持一致行动,若无法达成一致的,将以周建平的意见为准。

在企二代接班时,一代也就成了他们的后盾,不仅在与公司元老的合作上起着润滑作用,还有着更高的容错率。这一点在新希望集团的接班人刘畅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作为中国最大的饲料生产企业,和最大的农牧企业之一,新希望的传承问题同样备受关注。

2013年,披着长卷发,穿着香奈儿黄色套裙的刘畅正式以新希望六和董事长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农业、饲料,这些业务对女孩子来说很难有什么吸引力。她也曾叛逆的排斥过,但日渐成熟的她深知自己身上需要承担的责任。

 

父亲刘永好以传统农牧板块为产业核心的新希望六和为试点,在这里为她搭建起“三人班子”,安排集团内部资深的两位老将在旁辅佐,形成一种循序渐进的“混合交班模式”。

从企业发展的角度看,让年轻的企二代接班也是大势所趋。

相比改革开放后遍地是黄金的时代,曾经那种只要胆子大,敢投资,肯努力就能赚得盆满钵满的日子难以为继,行业的竞争态势日益激烈,商业生态不断演进,甚至在短短几年时间内,新的技术就将带来市场的突变。

时代变了,那些一代企业家们也在思维与知识层面,面临着在新环境中难以快速反应的焦虑。

与父辈相比,在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浸润中成长起来的二代们,受过良好的教育,有着系统的知识体系,乐于学习先进的商业理念,对新事物有更大的包容性和更开放的态度。

和很多国产品牌相似的,诞生于2002年的海澜之家,以“明星代言+央视广告+代理销售”的模式起家,成为男装的代名词,十年前,没有人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衣柜”。但是从2010年开始,更时尚的国际品牌涌入国内,互联网电商兴起,消费者有了更多元的选择,海澜之家随之陷入了增长停滞的瓶颈。

在周立宸的带领下,近几年,海澜之家往年轻化和时尚化方向转型的动作十分明显。

2017年,以1亿元入股有“中国ZARA”之称的快时尚品牌URBAN REVIVO(简称UR),由此能够在设计、渠道等方面形成一定的互补和协同效应。

不仅是在服装设计风格上向快时尚转变,在营销方面也有着鲜明的变化。比如代言人的更换,从印小天、杜淳,变为后来的林更新、以及近期官宣的周杰伦。在接手广告部门时,他就大幅降低了央视的投放比例,加大了地方卫视如跑男、最强大脑等热门综艺节目的投入,还提高互联网视频、电影院、地铁站等场景渠道的投放金额。

面对不一样的市场环境,企业需要年轻的二代们探索新的未来。

这些企二代有着“赢在起跑线上”的人生,相对应的,衡量他们成功与否的标准,也比普通人高出许多。能否合格地传承家业,甚至是否可以将家族企业推上另一个台阶,这是企二代所背负的期待。

胡润百富榜调查发现,近50%甚至更高比例的家族企业二代并不愿意继承父业。中国社科院的调查数据甚至显示,82%的家族企业二代“不愿意、非主动接班”。

目前,我国职业经理人的体系还不成熟,民营企业更多还是将希望寄托于家族内部传承。这种情况下,二代如果年纪轻轻就愿意担起责任,那么企业传承的任务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能够早早地独当一面,拿出亮眼的成绩,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能够形成年轻有为的个人魅力,从而为企业形象加分。

平时严厉的企一代也不吝于对外夸赞自己的接班人。在交棒仪式上,周建平泪洒现场,“我相信,我也坚信,周立宸不会给他父亲丢脸,不会给父老乡亲丢脸”。

刘永好也多次在媒体面前为女儿点赞,比如“刘畅状态非常好,号召力很强,内部员工对她也很认同,情商特别高,很拼搏很努力”“六年前我把新希望六和这个上市公司交给我女儿打理的时候是270亿市值,今天新希望六和是1670亿的市值,整整涨了七倍,六年涨七倍!”等等。

于企一代而言,他们人生的高度已经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而是取决于他们的后代,将带领企业走向何方。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