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让你更懂投资!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上证50

打开APP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道与术

“在自然演化过程中,能够活下来的不是那些最强壮的物种,也不是那些最聪明的物种,而是那些最能适应变化的物种。”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如是说。

今年,受疫情影响,众多传统企业对数字化转型的态度,也从犹豫不决转为坚定不移。尤其对于在国有经济中占主导作用的国有企业来说,更应该主动把握和引领新一代信息技术变革趋势,引领和带动我国经济在这场数字化转型和变革中,占得市场先机、占领制高点。

但对于国有企业来说,如何通过数字化转型跟上数字经济发展的步伐,又如何在这场变革中扮演好引领者角色?就在不久前举办的“2020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高峰论坛”上,众多行业专家就数字经济时代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建设智慧企业的深入探讨,会上还发布了《新形势下的国企数字化转型之路》白皮书和GS Cloud 3.0新一代大型企业数字化平台,阐述了国企转型的道与术,让这一问题逐渐明晰。

数字化转型国企重点发力

今年9月,一项由微软和IDC亚太区发起的调查显示,在中国继续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带来的后续影响的同时,63%的中国企业正在加速创新和数字化进程,增强企业复苏动力和韧性,而加大人才、技术投入将帮助中国企业实现创新和复苏;与此同时,67%的中国企业决策者表示,创新力是他们快速应对市场挑战、抓住市场机遇、确保业务韧性的“必备条件”。

在疫情倒逼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同时,新基建的加速落地,以及数字技术的创新发展,也给企业数字化转型带来了新动能。尽管如此,在《哈佛商业评论》最近的一项研究《重新思考数字化转型》中却显示,只有20%的高管认为,他们公司的数字化转型工作是有效的。也有其他研究表明,70%~80%的大型数字化转型项目未能实现预期效果。 

在各行各业的数字化转型中,国有企业往往扮演着“领头羊”的角色。与中小企业相比,国有企业的规模较大,在数字化转型上的难度、复杂度都要大很多;而且,国有企业由于在资金、人才等方面优势突出,更有能力在数字化转型上进行创新布局。

为了进一步发挥国有企业的引领作用,今年8月国务院国资委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发挥国有企业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浪潮中的引领作用,进一步强化数据驱动、集成创新、合作共赢等数字化转型理念,系统组织数字化转型理论、方法和实践的集中学习,积极开展创新大赛、成果推广、树标立范、交流培训等。

但随着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进入深水区,数字技术的应用正在推动企业的流程重塑、模式重塑、管理重塑等,这对于本就业务流程复杂、组织架构复杂的国有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尤其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国有企业必须要具备“在高速路上换引擎”的能力,在业务正常运转的情况下实现变革和突破。

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四大关键点

对于国有企业来说,有没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数字化转型方法论,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避开转型误区,甚至实现“在高速路上换引擎”呢?

在此次论坛上,浪潮联合中企联共同发布的《新形势下的国企数字化转型之路》白皮书,无疑具备一定的借鉴意义。据了解,白皮书是浪潮在对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现状充分进行调研分析的基础上,融合了大量数字化实践经验,总结提炼出的一套行之有效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框架和操作方法。

白皮书显示,在新形势下,国企数字化转型的开展需要从以下四个层面入手:首先是制订数字化转型的框架,企业要从战略、运营和技术三个层面出发进行框架的制定。比如,在战略层面,不同的企业战略目标不同,在数字化转型切入点上也有很大差异,企业必须要抓住一条变革的主线,进而借助技术平台的搭建推动企业的数字化运营。

其次是平台的构建,这里的平台既包括应用系统的平台,也包括财务中台、技术中台等,平台构建的目的主要是实现数据的共享和融合,从而加速企业业务、管理和服务的创新。

第三是有序开展数字化转型工作,这里的有序指的是:在第一阶段,企业要在充分评估自身数字化水平的基础上,做好数字化转型的顶层设计;在第二阶段,企业要建立起数字化转型的组织和平台,并基于这一平台进行业务场景的落地;在第三阶段,企业要对数字化转型的项目进行评估和复盘,从而提升转型的成功率。

不过,国有企业单靠上述这三个步骤并不足以做好数字化的转型,白皮书指出,企业还要建立起良好的数字化转型文化,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保障。这就像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数字经济首席科学家乔治·韦斯特曼在《领先的数字:将技术转变为业务转型》中所说,“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一个项目,它必须成为组织中的一部分。企业必须建立起一种文化,使转型成为自然而然的工作方式。”

浪潮集团执行总裁王兴山

企业数字化转型重心已悄然改变

从《新形势下的国企数字化转型之路》白皮书可以看出,如今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已经不仅仅是新技术的应用,同样牵扯到企业生产方式、组织形式和经营模式的变革。这一点不仅适用于国企,也适用于各行各业的企业。

正如浪潮集团执行总裁王兴山所说,在疫情不稳定不确定环境、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数字技术等多重因素融合叠加下,企业数字化转型进入更加务实的新阶段。那么,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新阶段有哪些特点呢?

对此,王兴山基于服务众多企业的实践,总结出了以下五大风向:一是数字化转型,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是“数字技术+管理创新”双轮驱动;二是数字化转型,应坚持问题导向,做有价值的转型;三是集团企业数字化转型,共享服务先行;四是环境的不稳定不确定,更需要预测和智能决策;五是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由选应用走向选平台。

在笔者看来,企业数字化转型之所以呈现出这五大风向,与当前所处的时代和经济大环境密不可分。首先,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持续推进,各种数字技术的发展和应用已经趋于成熟,企业正在从注重技术应用转向如何借助技术推动企业组织、业务、管理等的全方位变革。也就是说,技术的应用已经不再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唯一推动力,技术如何推动管理创新同样至关重要。

其次,在当前经济环境下,企业数字化转型必须从最紧急、最重要的方面入手,真正要“把钱用在刀刃上”,只有这样才能收获数字化转型的实效。哪些是企业必须要关注的领域呢?财务无疑是其中的核心,但与三十年前企业的财务电算化不同,如今企业已经进入财务共享的新阶段,只有通过财务共享,企业可以更好地实现内外部数据的打通,更好地指导企业的智能决策甚至是对未来的预测。

第三,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合作伙伴要求已经发生了新变化:过去,企业较为关注数字化转型服务商提供的产品和技术,以及包含不同功能的应用系统;如今,企业则对构建数字化平台的需求越来越强烈,相比较传统产品,平台可以赋予企业更多的自由度和扩展度,能够支撑企业未来更长时间的业务发展和创新。

顺应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这一趋势,用友、金蝶、SAP等企业应用软件厂商纷纷推出新的数字化平台来应对企业的这种需求,浪潮也在持续推动自身产品的持续升级,在此次论坛上,浪潮发布了新一代大型企业数字化平台——GS Cloud3.0,该平台采用云原生、容器等全新一代计算架构,具备低代码、高控制力的双引擎平台、全新交互体验、数智驱动、安全开放等五大技术特性,可以帮助企业塑造“全方位体验能力、集约共享能力、数智驱动能力、开放融合能力”四大数字化能力。

借助GS Cloud3.0这一数字化平台,浪潮为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构建起一个基础底座,进而通过“平台+生态”的方式,实现更加开放的连接、协作和融合。这样一来,包括咨询、交付、开发等在内的众多生态伙伴都可以加入其中,形成共生、共创、共赢的新生态,从而为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全方位服务。

老子曾说: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在“道”的层面,浪潮基于自身服务服务企业信息化30余年的经验积累,以及服务东方电气、中国交建、中国铁塔、中车四方等120万余家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最佳实践,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数字化转型与智慧企业建设的方法论;而在“术”的层面,浪潮则基于这些经验和方法论打造出了GS Cloud3.0,为大型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强有力的平台支撑。从这一点上来看,浪潮云ERP真正实现了道与术的融合,进而助力大型企业数字化转型成就智慧企业。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不代表云掌财经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58 打赏

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