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APP

顺利办“否认”信披违规,称未收到刑拘书面文件,股价已下跌三成

雷达财经  2021-01-14 16:28:44

雷达财经 文丨梁春富 编|深海

近日,顺利办(000606)前董事长彭聪于2020年12月28日被警方带走调查,并被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公司方面却对此“秘而不宣”,引发市场关注。

1月14日,顺利办发布关于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公告,对彭聪被行拘一事,公司认为媒体报道内容部分属实,但公司至今未收到公安机关及原董事长彭聪家属有关彭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书面文件或函件。

顺利办表示,2020年12月28日,公司北京总部有公安机关人员突然到访,并将公司原董事长彭聪直接带走。因事发突然,公司未得知公安机关到访目的和具体事由。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关注函下发前一日,1月8日下午,彭聪夫人王茜在北京与部分媒体进行了沟通。王茜称已收到公安机关发出的关于彭聪被拘留的文件,并在元旦后将文件交给公司高管。

然而,顺利办在回复函中对此进行了否认,称“经询问公司全体董监高人员,从未收到彭聪家属提供的任何有关彭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书面文件”。顺利办还表示,彭聪的书面辞职申请由王茜于2020年12月31日转交。

顺利办认为,基于事发突然且公司在多方查询、了解均未获得明确结果的情况下,无法、 也无任何明确结论能够证明或判断董事长已经无法正常履行职责,因此公司不存在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形。

同时,经自查,截至目前,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2名,彭聪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1486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1%,连良桂持有公司股份1285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78%。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持股情况》,上述两名股东所持股份数量最近一个月内未发生变动。

顺利办称,经自查,公司不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情形,不存在相关信息提前泄露的情形,也不存在相关信息提前泄露导致的内幕交易的行为;公司原董事长彭聪不存在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对此,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曾向雷达财经表示:"董监高被刑拘,公司层面知悉就应该及时披露,不必然看到纸质文件。"

为求证相关信息,雷达财经1月14日午间多次致电顺利办证代处,仍旧无法接通。

事实上,有关彭聪被举报并立案的消息自2020年5月起就已流传,但彭聪多次予以否认。

据2020年5月底公司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连良桂一方以彭聪涉个人涉嫌经济犯罪,案件已被公安机关受理为由,召开董事会提请罢免董事长彭聪,并由连杰暂代履行公司董事长职责。雷达财经注意到,连杰为连良桂之子。

2020年6月,连良桂又称已向青海省公安厅控告彭聪涉嫌合同诈骗案,并已获公安机关立案,同时提供了青海省公安厅出具的《立案告知书》。而后7月底又再度提请召开董事会罢免彭聪董事长职务。

对于被“立案调查”的指控,彭聪均坚决予以否认。

2020年6月9日,彭聪曾召开记者会,全盘否认了有关立案调查的情况。彭聪称:"截至今日,本人没有收到来自公安机关的任何立案调查通知或配合调查通知。公告中所谓的'个人涉嫌经济犯罪'是恶意诬告陷害,本人将保留通过司法手段追究相关责任的权利。"

在顺利办2020年7月31日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彭聪也再度表示不存在任何违法违规行为,并称此前连良桂提出的刑事控告均属于诬告陷害。

而此次彭聪于2020年12月28日被公安机关带走刑拘后,其妻王茜曾表示彭聪被带走是因公司第二大股东连良桂个人方面的起诉,起诉原因是合同诈骗及挪用公司资金,但相关指控并不属实。

纠纷关键到底在哪?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彭聪与连良桂发生冲突,或与此前签订的重组方案及对赌协议有关。

据顺利办以往公告得知,青海明胶系顺利办前身,2015年4月连良桂当选青海明胶董事长,并为青海明胶前十大股东之一。但公司因连续亏损变为*ST明胶,为了保住上市公司,青海明胶于2015年12月拟注入彭聪实控的神州易桥,为处于退市边缘的*ST明胶带来希望。

据天眼查,神州易桥成立于2009年11月3日,企业注册资金6亿元,被青海明胶收购前,彭聪为公司实控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上述重组方案,双方还签订了一份业绩对赌协议。根据重组时签订的对赌方案,彭聪、百达永信、新疆泰达作为业绩承诺方,承诺在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后,神州易桥在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000万元、9400万元和1.07亿元。如果没有完成上述业绩,彭聪等三方应对上市公司进行股份补偿。

2222.png

来源:2015年12月青海明胶公告

据财报,2018年,该公司扣非净利润为0.84亿元,只完成当年业绩承诺的81.22%。

2019年,顺利办巨亏10亿元,业绩突然变脸。据财报,2019年度,公司实现营收20.25亿元,同比增长175.4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0.162亿元,同比下滑1189.36%。业绩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两家子公司神州易桥(北京)和快马财税盈利水平下滑,导致商誉减值准备7.59亿元。

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顺利办实现营收40.29亿元,同比增长224.1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980.24万元,同比下滑26.69%。

在三年业绩对赌协议后,2019年的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对上市公司业绩造成了巨大影响。这或许是促使连良桂方“发难”的因素,除此之外,彭聪与连良桂还存在着一份3亿元的“卖壳”协议纠纷。

在顺利办2020年7月31日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顺利办透露,"彭聪先生称,刑事案件的控告人连良桂因个人债务爆发,曾于2020年5月7日以对彭聪进行刑事控告及操纵董事会罢免彭聪董事长职务等手段胁迫彭聪签署协议,要求彭聪支付其人民币3亿元,后双方矛盾无法调和。“

另据证券时报报道,对于这3亿元的协议,连良桂之子连杰表示确实存在。“这个协议是彭聪和我父亲(连良桂)签的,按照协议,由于我父亲当时是第一大股东,而彭聪想要控制权的话,则需要支付3亿元的费用,这就相当于‘卖壳’的钱。”而这3亿元的协议最终并未能实现,双方矛盾激化。

在彭聪被刑拘后,顺利办的股价出现了大幅下跌。

微信截图_20210114152925.png

从市场表现来看,顺利办的股价从12月28日起出现连续下跌态势,从3.71元跌至2.62元,跌幅达29.38%。

注:本文是雷达财经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