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APP

西部资源一年内竟两次易主,留下一堆待填的“坑”

金色光  2021-01-14 17:46:09

2021年1月11日,西部资源再次发布实控人变更公告,称其实控人将由贵州汇佰众的石学松变更成为誉振天弘的控股股东曾天平。而就在2020年4月份,西部资源才刚刚完成上次实控人变更,距此次变更仅不到一年时间。如此频繁变更属实少见,上交所也紧急下发了问询函。那么,西部资源究竟为何频频“易主”?

频繁更换“掌门人”,西部资源被紧急问询

四川西部资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西部资源,证券代码:600139.SH)成立于1997年,是集铜、金、银等多金属的探、采、选,以及新能源开发利用为一体的资源性企业。

2021年1月11日晚间,西部资源发布了《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该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东贵州汇佰众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汇佰众”)的自然人股东石学松、石学杰已与誉振天弘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誉振天弘”)共同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根据协议约定,贵州汇佰众的100%股权将被全数转让给誉振天弘,同时,贵州汇佰众对西部资源享有的512.53万元未到期债权也将一并转让。

其中,石学松为贵州汇佰众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有贵州汇佰众75%股权;曾天平为誉振天弘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持有誉振天弘70%股权。

转让完成后,西部资源的控股股东虽仍为贵州汇佰众,但实控人将由原来的石学松变更成为曾天平。誉振天弘将间接享有西部资源有表决权的股份1.13亿股,占总股本的17%。

西部资源一年内竟两次易主,留下一堆待填的“坑”

(资料来源:西部资源实控人变更公告)

该实控人变更公告一经发布,西部资源就立马受到了上海交易所的关注和问询。

根据西部资源于2020年4月23日发布的公告,西部资源原控股股东四川恒康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恒康”)当时已将其持有的西部资源1.13亿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的17%),排他及唯一地委托给贵州汇佰众行使,同时将其持有的西部资源7598.73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占总股本的11.48%),委托给了五矿金通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矿金通”)行使。由此,贵州汇佰众正式变更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也相应变更为了贵州汇佰众的控股股东石学松。

然而,不满一年的时间内,西部资源控制权如今又再度易主。对此,上交所要求西部资源对包括实控人认定是否审慎、交易各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等合规性相关内容进行补充披露。

同时,交易对方誉振天弘的收购目的及资金能力也令人怀疑。根据公告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誉振天弘的总资产为2022.61万元,净资产仅722.61万元,2019年度并未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为-87.39万元。截至2020年末,誉振天弘的净资产仅为673.16万元。但是,誉振天弘收购贵州汇佰众股权对价为20万元,还需收购贵州汇佰众对西部资源的512.53万元债权,并向西部资源提供490万元的借款。那么,这些资金从何而来?对于以上疑问,上交所也要求西部资源进行解释。

其次,上交所还注意到,西部资源前前任控股股东四川恒康所持有的1.67%公司股份已被法院裁定交付债权人以抵偿部分债务,相应已委托的表决权数量减少,其他委托表决权的股份也正面临司法拍卖。而四川恒康将如何具体分配这些表决权尚未明确,那么西部资源的控制权到底将何去何从?还需要西部资源来说明。

另外,上交所还要求西部资源对于本次控制权变更是否已与四川恒康债权人沟通,以及誉振天弘约定借款的具体放款时间等相关事项进行具体说明。

逾期债务+巨额待付补偿款,一堆“烂摊子”丢给了“新主人”

既然誉振天弘决定当这个“接盘侠”,就不得不直面西部资源如今已举步维艰的经营现状。自2017年至2019年度,西部资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87亿元、1.83亿元、1.53亿元,呈逐年下降趋势;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5.99亿元、291.81万元、-7771.94万元,几乎长期处于亏损状态。而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也仅实现了营业收入1.0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滑4.92%;实现归母净利润-1709.71万元,依旧亏损。

然而,西部资源不仅仅是业绩堪忧,更严重的是,公司身上背负了2.89亿元(含利息及罚息)的逾期债务和6亿多回报补偿款,这也都是新实控人需要面对的困境。

上述补偿款缘于一次失败的收购。2014年,西部资源从重庆城市交通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投集团”)手中收购重庆市交通设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通租赁”)57.55%股权,并向原股东承诺未来五个会计年度内每年都实现3.5亿元以上可分配利润,未完成时,公司须对各股东进行回报补偿。

遗憾的是,2015年至2019年度,交通租赁分别仅实现净利润0.74亿元、0.69亿元、0.65亿元、0.44亿元、0.44亿元,五年承诺期内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且差距较大。截至2019年12月31日承诺期满,公司累计计提业绩承诺补偿款约6.05亿元。根据此前约定,公司本应于2020年6月30日前结算承诺的回报补偿款。但实际上,公司并未及时完成。

随后,开投集团就补偿事项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并申请冻结了公司所持有的所有子公司股权。虽然该案目前尚未裁决,但如果西部资源最终被裁决需向开投集团支付利润补足款等款项的话,交通租赁等子公司的股权就将可能被司法处置。

而根据西部资源披露,自2019年度起,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交通租赁所经营的融资租赁业务。交通租赁2019年度实现净利润0.44亿元,而公司合并口径下实现的归母净利润为-0.78亿元。若连交通租赁都被处置了,那么西部资源的主营业务发展和业绩必将受到致命打击。

另外,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交通租赁的商誉账面净值为1.44亿元,如果交通租赁股权被非正常处置,则可能导致其可收回价值严重低于资产账面价值,并造成商誉减值。

除此之外,西部资源身上还背负着1.92亿元的逾期债务,以及由此产生的高额利息。

西部资源曾于2016年6月向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成都办事处(后更名为“长城四川分公司”)等申请了4亿元的贷款。该贷款在2018年9月8日实质逾期,此时公司尚有1.92亿元本金未能偿还。

西部资源以其子公司交通租赁57.50%的股权为该笔债务担保,随后又把广西南宁三山矿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维西凯龙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及相应采矿权、探矿权等资产用作了补充增信。截至2020年6月30日,除1.92亿元本金外,公司预计还需支付逾期产生的利息及罚息9703.56万元,合计约2.89亿元。

由于西部资源一直未能按时偿还,2020年1月,长城四川分公司向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西部资源的子公司股权、银行账户等被陆续冻结,资产也已被查封。自2020年10月起,长城四川分公司先后四次在“阿里拍卖˙资产”上公开拍卖该债权资产,但截至2020年12月17日,拍卖仍未成功。

目前,公司所持有的所有子公司股权及资产均处于司法冻结状态,财务状况持续恶化,面临的大额债务处置却尚未有实质性进展,资金压力巨大,这一摊子的债务都亟待“新主人”来出面解决。而新股东的加入,究竟能给公司带来哪些新变化,公司最终是否能够顺利度过债务危机,我们将继续关注。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