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让你更懂投资!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上证50

打开APP

绿通科技客户与供应商进出频繁,业绩依赖外销和OEM

文:权衡财经研究员 李力

编:许辉

1月26日晚间,恒大集团发布事关债权人利益的消息,争取在未来六个月内提出初步重组方案。刚获任非执行董事的中国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子公司信达香港董事长梁森林或将引领此次重组,中国信达擅长化解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的不良资产风险,曾参与过方正集团、上海中毅达、刚泰集团等公司的重组。

恒大集团的债务,也影响到了IPO企业广东绿通新能源电动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绿通科技),绿通科技拟在创业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兴业证券。公司本次发行不超过1,749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25%,拟募资4.05亿元用于年产1.7万台场地电动车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信息化建设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绿通科技外部投资机构占据半壁江山,短期内转让不同价;营收与净利润增幅背离,出口依赖美国市场;客户关联度大,大客户恒大集团面临债务重组;供应商关联度大,经销商共用名号。

外部投资机构占据半壁江山,短期内转让不同价

绿通科技的前身为东莞市绿通高尔夫观光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5月11日。2016年3月11日,整体变更为绿通科技。本次发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志江直接控制公司41.29%的股份,通过富腾投资间接持有公司1.15%的股份,合计持有公司42.44%的股份。张志江的配偶骆笑英直接持有公司0.61%的股份,系张志江的一致行动人。报告期内,张志江一直担任绿通科技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能够对公司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且能够对公司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提名及任免产生重大影响。

绿通科技股权变动中,自然人郑钟南曾于2017年11月以7.5元/股认购绿通科技310万股股份,于不到一年后的2018年9月分别向创钰铭晨、创钰凯越转让223.63万股、86.37万股股份,转让单价约为8.1元/股。郑钟南曾经为天融信( 002212.SZ,原简称“南洋股份”)的实际控制人,2018年8月,郑钟南共质押南洋股份8,170万股股票,占其所持股权比例的31.38%,占南洋股份总股本的7.12%。

绿通科技股东2018年7月 转让股份的单价为7.6元/股,2019年7月转让股份的单价为11.2元/股,2019年12月转让股份的单价为11.3元/股。公司称2018年创钰铭恒等受让绿通科技股份价格与绿通科技2019年股份转让价格存在较大差异,主要系绿通科技2019年营业收入、净利润快速增长,投资人对绿通科技整体估值出现较大提升所致。

赫涛、拓弘投资和5家创钰投资基金通过公开认购、股权转让的方式取得绿通科技股份1,247.37万股,合计持股比例为23.79%。廖健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120万股,通过5家创钰投资基金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45.66万股,合计持股比例3.16%。

报告期末,绿通科技9名董事,3名由实际控制人张志江提名,3名由富腾投资提名,2名由创钰铭晨提名,1名由博信投资提名。截至报告期末,绿通科技最近一年新增股东为袁德安、彭丽君、宋江波和廖汉星。

营收与净利润增幅背离,出口依赖美国市场

近年来,场地电动车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一方面,现有大型制造商对市场争夺加剧,具体体现为通过不断降低销售价格、提升产品性能、保证服务覆盖等手段抢占市场;另一方面,场地电动车行业中小企业较多,盘踞在各个区域市场。绿通科技从事场地电动车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拥有自主品牌“LVTONG”。2018年-2021年1-6月,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8亿元、4.18亿元、5.58亿元和4.44亿元,2019年较2018年增长31.45%,2020年较2019年增长33.49%;净利润分别为2624.06万元、4853.56万元、5212.86万元和4943.83万元,2019年较2018年增长84.96%,2020年较2019年增长7.4%。2019年-2021年1-6月,公司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2438.94万元、1258.59万元和3146.63万元,合计分红金额为6844.16万元。

报告期内,绿通科技主要产品分为高尔夫球车、观光车、电动巡逻车、电动货车、配件。其中,高尔夫球车和观光车,2020年和2021年1-6月合计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84.72%、90.35%。

国内出口产品主要通过ODM模式销往北美、亚太等国家和地区。报告期各期,公司境外销售收入分别为1.73亿元、2.56亿元、4.21亿元及3.78亿元,占同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4.35%、61.37%、75.55%及85.20%。公司汇兑损益分别为-58.22万元、-125.51万元、634.8万元及249.22万元(负数为汇兑收益、正数为汇兑损失),占公司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81%、-2.26%、10.29%及4.48%。

报告期内,公司源自美国的销售收入分别为5,046.23万元、1.1亿元、2.84亿元及2.8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5.89%、26.42%、51.09%及64.01%。

美国市场系公司重要的境外销售市场,如果美国继续实施贸易保护政策,将会对公司的营业收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2019年8月15日,美国宣布第三轮加征关税清单,将对价值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并分两批实施,实施日期分别为9月1日和12月15日,2019年8月28日,美国宣布将加征关税税率由原定的10%提高至15%。此次加征关税清单涉及公司产品高尔夫球车,加征关税开始日期为2019年9月1日,加征关税税率为15%。2020年1月15日,中美签署第一轮经贸协议,美国将履行分阶段取消对华产品加征关税的承诺,实现加征关税税率由升到降的转变。2020年2月14日,公司产品高尔夫球车的加征关税税率降至7.5%。

绿通科技销售分为非自有品牌与自有品牌销售。非自有品牌为ODM模式,系公司主要销售模式,报告期内,公司对ODM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18 亿元、1.92亿元、3.69亿元及3.5亿元,占当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37.05%、45.90%、66.25%及79.06%,集中度逐年增加。

客户关联度大,大客户恒大集团面临债务重组

报告期内,绿通科技存在前五大客户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公司前员工、前股东的情形。公司前五大客户中成都绿欣的实际控制人查恩才为公司前员工,查恩才曾通过叁道资本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7月17日,叁道资本将持有的绿通科技股份转让给创钰铭恒,查恩才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股份转让前,查恩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42%的股份。同时查恩才之妹查恩念曾通过富腾投资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7月12日,查恩念从富腾投资退伙,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退伙前,查恩念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08%的股份。查恩才、查恩念合计曾持有绿通科技0.5%的股份。

公司前五大客户中三亚绿通电瓶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马志先为公司前员工,同时马志先之表弟曾泰曾通过富腾投资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 2018年7月12日,曾泰从富腾投资退伙,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退伙前,曾泰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08%的股份。

此外,绿通科技前五大客户中广州五羊绿通新能源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持股5%)、监事范桂云为公司前员工,其与广州五羊绿通新能源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朱文波是夫妻关系。范桂云曾通过富腾投资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9月12日,范桂云从富腾投资退伙,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退伙前,范桂云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03%的股份。

绿通科技近期增加了四起起诉客户债务的纠纷,其一为2021年10月20日起诉江苏艾鑫科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为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尚未判决。其二为绿通科技诉SMARTCART ELECTRIC VEHICLES LLC买卖合同纠纷,SMARTCART应支付的420,132.02美元款项尚未支付,绿通科技已依法核销该款项。

而其他两项则与恒大集团有关,从招股书显示,恒大集团为公司的重要客户,恒大集团包括广州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广州恒乾材料设备有限公司、海南恒乾材料设备有限公司、深圳恒大材料设备有限公司、莆田恒晟置业有限公司、佛山市南海新中建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北京有限公司、鸡西恒大佳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2021年8月9日,绿通科技起诉海南恒乾材料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恒乾”)请求判令海南恒乾向绿通科技支付货款2,093,110.70元及违约金合计1,227.77元。2021年10月9日,海南省儋州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尚未判决。2021年8月9日,绿通科技起诉广州恒乾材料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恒乾”),请求判令广州恒乾支付货款895,153.78元及违约金1,316.77元,该案件已经进入审理阶段。截至2021年10月27日绿通科技已对上述相关未收回金额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供应商关联度大,经销商共用名号

报告期内绿通科技向竞争对手销售金额分别为243.01万元、80.34万元、27.92万元和6.67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76%、0.19%、0.05%和0.02%。

报告期内,绿通科技存在前五大供应商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绿通科技前股东的情形。王晓东作为供应商无锡华盛力通电驱动系统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实际控制人,曾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7月17日王晓东将所持有的股份转让至创钰铭汇,转让前其持有绿通科技0.51%股份。

台州市华盛塑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汪倩倩曾通过恒鼎投资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7月12日,汪倩倩从恒鼎投资退伙,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退伙前,汪倩倩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24%的股份。

东莞市零越传动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钟相富曾通过叁道资本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7月17日,叁道资本将持有的绿通科技股份转让给创钰铭恒,钟相富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股份转让前,钟相富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29%的股份。

合肥环信实际控制人张光宇曾通过叁道资本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2018年7月17日,叁道资本将持有的绿通科技股份转让给创钰铭恒,张光宇不再间接持有绿通科技股份。股份转让前,张光宇间接持有绿通科技0.29%的股份。

近年来,公司的ODM客户增长较快,公司与主要的ODM客户均签订了框架协议,框架协议约定了保密条款,公司与ODM客户合作过程中的商业信息、产品信息及其他合作涉及的信息均负有保密义务,如公司发生对信息、员工等管理不当导致上述商业、产品等信息泄露,公司可能将被起诉,公司存在因涉密引发的诉讼风险。

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通过经销商销售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1.94%、34.97%、22.06%和14.35%。绿通科技第一大ODM客户为LVTONG USA GOLF CARS,LLC,名称中有使用LVTONG字样。此外,绿通科技经销商广州五羊绿通新能源电动车科技有限公司、三亚绿通电瓶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名称中也有使用绿通字样。

报告期内与公司合作年限1年以上的经销商销售金额占经销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88.44%、90.70%、86.67%和91.85%,报告期内公司合作年限3年以上经销商家数逐年上升,由2018年的38家上升至2021年上半年的69家;3年以上合作年限的经销商销售金额占比由2018年的59.25%上升至2021年上半年的76.09%,公司经销收入主要来源于合作时间在3年以上的经销商。

报告期各期末,绿通科技存货净值分别为5,894.03万元、6,395.84万元、9,968.34万元和1.46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8.46%、36.81%、37.31%和48.72%。报告期各期末,绿通科技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079.73万元、5,469.25万元、8,954.74万元和6,243.59万元,占各报告期末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3.55%、31.48%、33.51%和20.78%。

报告期内,公司的偶发性关联交易为关联担保,公司关联担保情况为7.97亿元。报告期内,绿通科技第三方回款金额分别为5,519.24万元、5,758.61万元、3,901.87万元和898.52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7.35%、13.78%、6.99%2.02%

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共有研发人员67人,其中核心技术人员5人。 公司的5名核心技术人员分别为袁德安、许建华、卢宗坚、徐锐杰、张勤辉。

从研发费用率上看,绿通科技离高新企业的研发投入占比要求,恰恰在要求线上方一些。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其中,企业在中国境内发生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全部研究开发费用总额的比例不低于60%;认定高新技术企业时,研发费支出占比是按三年合计发生的研发费总额与三年合计销售收入的占比来计算的。绿通科技面向全球市场提供产品,在全球市场上,公司要面对Club Car、E-Z-GO、雅马哈等国外企业的激烈竞争,公司要实现在海外市场打破国外企业垄断,尚迫切需要提高产品技术含量,全面加强产品品质。

或许是出于对其经营层面的不安,客户与供应商不断进出绿通科技,其资本运作的痕迹明显,绿通科技的未来如何,有待后察。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点击查看风险提示及免责声明
0 打赏

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