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徽商银行资本金缺口压顶 IPO之路难言坦途

3.91万阅读  04-08 21:31

徽商银行在2018年资产规模一举突破万亿大关的同时,愈加捉襟见肘的资本金让其回归A股变得更加紧迫。

近日,徽商银行公布2018年度业绩公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额达10505.06亿元,同比增长15.68%;资本充足率为11.65%,较上年下降0.54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37%,较上年下降0.11个百分点。

2018年末,自2015年开启A+H计划后,曾按下两次申请暂停键的徽商银行决定再次重启A股上市。然而就目前来看,该行能否在面临大股东与董事会内斗、H股公众持股量过低逼近停牌线、内控频频失守致罚单不断的情况下成功冲击A股,仍然是个未知数。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上述问题向徽商银行发送采访函,对方表示无法回复。

资本金连续六年承压

公开资料显示,徽商银行成立于1997年,是我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成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总部设在安徽省合肥市。

2013年11月12日,徽商银行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从此步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主要财务指标每年均保持双位数增长。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额突破万亿大关,为10505.06亿元,同比增长15.68%;实现营业收入269.51亿元,同比增长19.74%;净利润87.47亿元,同比增长14.87%。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徽商银行在近年来实现高速发展的同时,资本消耗速度也在加快,导致该行资本充足率及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呈现连年下滑态势。

经中国网财经记者梳理,2013年至2018年,徽商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5.19%、13.41%、13.25%、12.99%、12.19%、11.65%;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11.5%、9.8%、8.79%、8.48%、8.37%。这意味着该行资本金已连续六年承压,且压力在不断加大。

另据银保监会发布2018年银行业四季度主要监管指标数据中显示,2018年四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资本充足率为14.2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03%。

很明显,徽商银行目前的资本充足率远低于全国商业银行平均水平。

坎坷上市路

愈加捉襟见肘的资本金让徽商银行对回归A股的渴求更加强烈,而现实是该行的A股IPO征程可谓一路坎坷。

2018年12月30日,徽商银行披露了建议A股发行的议案。徽商银行在议案中表示,该行在成功实现H股上市之后,为进一步健全公司治理结构,打造境内外融资平台,实现全体股东所持股票的流动性,拟登陆上交所,发行不超过15亿A股。

事实上,早在2015年5月,在港上市第二年的徽商银行便决定冲击A股,成为首家亮出“A+H”上市意图的上市城商行。当年递交的IPO招股书申报稿显示,该行拟登陆上交所,发行不超过12.28亿股A股。中途由于更换审计机构,徽商银行于2017年3月提出了中止A股发行审查的申请。9个月后的2017年12月,徽商银行重回IPO排队队伍,但令人咋舌的是,仅1个多月后,该行再度中止IPO申请。

对此,徽商银行发布公告称,鉴于该行仍需就相关法律法规及中国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个别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经与该银行A股发行申请相关中介机构的审慎研究,并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决定撤回A股发行申请。

徽商银行两次按下A股IPO暂停键的背后实际是该行第一大股东上海中静(实业)集团及关联企业(下称“中静系”)与董事会内斗的结果,包括中静集团董事长高央在内的一些董事拒绝在徽商银行A股上市申报材料上签字。

高央在2017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中静与徽商银行董事会没有分歧,只是与其董事长李宏鸣、董秘有分歧,徽商银行重启IPO必将在原董事长辞任之后。

如今从徽商银行两次重启IPO的时间节点来看,都与其高管层变动有着密切关系。2017年12月,徽商银行原董事长李宏鸣辞职,由行长吴学民接任;2018年8月,该行董事会通过决议,委任原监事长张仁付为该行行长,同时提名张仁付为该行第三届董事会执行董事候选人。随后,徽商银行启动新一届董监事会换届选举,并公布临时股东大会选举的第四届董事会、监事会成员。

大股东与董事会斗法恶果显现

大股东与董事会斗法带来的恶果不只是严重影响徽商银行上市进程,H股公众持股量过低逼近停牌线、内控频频失守致罚单不断等问题也成为了该行近年来的“常态”。

由于“中静系”通过对徽商银行的不断增持以争夺控制权,迫使该行H股公众持股量自2016年以来常年低于香港联交所规定的25%红线,面临停牌风险。

2016年5月,徽商银行首次发公告表示,其H股公众持股比例为24.12%,低于港交所规定的25%红线,原因是“中静系”在二级市场购买该行H股所致。

资料显示,2016年,“中静系”以二级市场收购和场外市场收购方式不断增持徽商银行H股,从而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累计H股数量达89741.4万股。2016年4月末,“中静系”增持2818.4万股H股,合计持股比例升至9.89%;同年5月12日,“中静系”再次以场外收购方式购入4亿股H股,合计持股比例上升至13.99%;2017年年末,“中静系”持有徽商银行股份14.86%;截至 2018 年末,“中静系”对徽商银行的持股比例进一步扩大至16.12%。

对此,徽商银行于近日发布公告称,该行 H股公众持股量为15.66%,已逼近港股最低公众持股15%的停牌线。

根据香港联交所上市规则规定,无论何时,发行人已发行股本总额中必须至少有25%由公众人士持有,当公众持股量最低跌至15%以下时,港交所一般会要求发行人的证券停牌。

除了面临退市风险外,据中国网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徽商银行近两年因挪用信贷资金、掩盖资产质量、返利吸存等违法违规行为接到监管层18张罚单,罚没金额达370万元。

中国网财经记者就徽商银行未来将如何改善H股公众持股量及完善风控等问题与该行负责人进行沟通,对方同样表示无法回复。

另据该行于近日发布的关于H股公众持股量的公告称,该行正积极寻求在实际可行范围内尽快恢复公众持股量的解决方案,包括商请主要股东减持、择机进行H股配售以及积极推进A股首次发行并上市项目。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