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翡翠第一股”38岁董事长“身体不好”辞职 东方金钰或有退市风险

云掌财经  1.55万阅读  2019-08-06 09:13:43

编者按对于企业家来说,38岁,本应该是黄金年龄,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努力一把,或许就能达到巅峰。然而,正是在这样的年龄,前云南首富"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宁却做出了相反的选择。理由竟然是:身体不好。

8月4日下午,东方金钰公告,董事会于8月2日收到公司董事长、董事赵宁和另一位董事宋孝刚的书面辞职报告。

自2016年4月起,赵宁接替父亲赵兴龙担任东方金钰董事长。不过,自去年以来,东方金钰持续爆雷,包括发生债务危机及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等。而赵宁本人也于今年7月份被证监会调查。

此次赵宁宣布辞职,将给上市公司带来哪些新的变化?根据同日公告称,由于公司董事赵宁、宋孝刚辞去董事职务,根据《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公司董事会提名张文风、石永旗为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任期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九届董事会届满。公开资料显示,张文风2018年8月起担任东方金钰总裁。而石永旗此前未出现于上市公司董监高名单中。

天眼查信息显示,石永旗为江苏东方金钰智能机器人有限公司(下称“金钰机器人”)法人,东方金钰持有金钰机器人40%股权。

兴龙实业退居二股东

赵宁撤离东方金钰之前,其控制的兴龙实业已退居上市公司二股东。

就在赵宁提交辞职报告的2日当晚,东方金钰公告称,因兴龙实业债务违约,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代表“上信-浦银股益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上海国际信托”)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8月1日,北京三中院将兴龙实业持有的公司1.05亿股股票(占总股本7.75%),扣划至上信-浦银股益4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账户。

公告称,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东方金钰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原第二大股东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变为第一大股东,兴龙实业变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国际信托变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兴龙实业面临的不仅是持股遭强制划转这么简单。7月29日晚间,东方金钰曾公告,其债权人首誉光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深圳金钰均已具备破产重整为由,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两者合并破产重整。

这已不是东方金钰第一次被申请破产重整。

2019年1月,因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不久,兴龙实业就曾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为由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并被立案。

截止1月21日,兴龙实业借给东方金钰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的16.49亿尚有14.55亿未能偿还。不过此次申请由于“部分资料相关信息不齐备”而未有进展。

6月6日兴龙实业再次提交对东方金钰的破产重整申请,法院接收并立案,若是无法顺利完成破产重整,东方金钰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据东方金钰最近一次公告的债务到期未能清偿情况,截止4月18日,金钰珠宝逾期债务达6.76亿元,东方金钰逾期债务33.85亿元,合计40.61亿元。

东方金钰或有退市风险

因无力偿还约4327万元的债务,曾被誉为“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600086.SH)及其子公司,被债权人申请合并破产重整。结合1月份中国证监会对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立案调查等因素,东方金钰“不排除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可能性”。

7月30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债权人首誉光控有限公司(下称“首誉光控”)以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金钰珠宝均已具备破产重整的原因,向法院申请对公司及子公司合并破产重整。法院已于7月18日接收了申请资料,并进行了立案。

法院将指定管理人,债权人依法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管理人或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依法在规定期限内制定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重整计划草案并提交债权人会议审议表决。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债权人根据经法院裁定批准的重整计划获得清偿。如果重整计划草案不能获得法院裁定批准,法院将裁定终止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的重整程序。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市破产法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徐阳光告诉记者,上市公司如果能重整成功,就不会退市。上市公司因为壳资源价值的存在,往往具有投资人招募的优势。

该笔债务可追溯至2018年3月9日,首誉光控与瑞丽市浩宾珠宝店(下称“浩宾珠宝”)签订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协议》,申请人受让了浩宾珠宝对金钰珠宝的应收账款债权,并依约向应收账款原债权人浩宾珠宝一次性支付了债权转让价款3000 万元。

首誉光控对金钰珠宝的到期债权项下,东方金钰为该笔债权的保证人,为金钰珠宝对申请人的债务提供连带保证责任。

因金钰珠宝及东方金钰均未向申请人清偿到期债务。暂计至2019年7月15日,金钰珠宝未能向申请人清偿的到期债权总额约为4327万元。

首誉光控认为,东方金钰及金钰珠宝具有密切的关联关系,属于关联企业,合并破产重整更有利于提升重整价值,增加偿债手段,提高清偿率,使全体债权人实际受益。

东方金钰公告强调,合并破产重整申请能否被法院受理,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不论是否进入债务司法重整程序,公司及子公司金钰珠宝将在现有基础上积极做好日常运营工作。

天眼查数据显示,首誉光控背后有首创证券和光大证券间接持股。

辞任仍难逃监管关注

虽然作为东方金钰曾经的实控人仓皇离场,但赵宁仍难逃监管关注。

2019年2月2日,东方金钰曾发布公告称,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总公司(下称中国蓝田)。待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后者实际控制人则将变更为中国蓝田。

随后,上交所在2月10日、12日和17日连续向东方金钰下发《问询函》及《监管工作函》,直指东方金钰痛点。最终东方金钰宣布其实控人赵宁决定终止此次收购事项。

7月18日,证监会向东方金钰控股股东兴龙实业、兴龙实业法定代表人赵宁、中国蓝田总公司及其相关人员下发了《调查通知书》。因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上述股东及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而在2019年1月16日,东方金钰也曾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调查。

此外,据上交所7月29日披露,因东方金钰信息披露存在违规,决定对该公司及公司时任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赵宁、时任总经理张文风、时任董事兼财务总监宋孝刚、时任独立董事兼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召集人张兆国予以监管关注。

经上交所查明,2019年1月31日,东方金钰披露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亿元到-11亿元,主要原因是债务逾期未归还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利息费用较多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并披露称不存在影响本次业绩预告内容准确性的重大不确定因素。

2019年4月23日,公司披露业绩预告更正公告,预计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6亿元至-17.5亿元,更正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于2019年3月至4月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预计产生6亿多元的营业外支出,公司将其确认为预计负债。4月30日,公司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18亿元。

上交所表示,公司年度业绩是投资者关注的重大事项,可能对公司股价及投资者决策产生重大影响,公司理应根据会计准则对当期业绩进行客观、谨慎的估计,审慎进行预告业绩。公司2018年实际业绩与预告业绩相比差异达到56.18%,公司披露业绩预告存在不审慎的情况,且未对影响业绩预告内容准确性的不确定性风险予以提示。同时,公司迟至2019年4月23日才发布业绩预告更正公告,更正信息披露不及时。

相关:东方金钰石头记

和很多神秘富豪一样,赵宁及其父亲赵兴龙的发家故事有很多传言,但所有的版本都和翡翠相关。

据2010年的一篇报道,赵兴龙祖籍江苏徐州,却在云南待了很长时间。他18岁在西藏当兵,后来接触到缅甸的翡翠贸易,他即刻抓住机遇,与原石结下终身之缘。

对于翡翠原石交易来说,“赌石”作为其中的重要一环,这是翡翠原石交易的主要方式。翡翠原石在开采之后,表面往往包裹着一层风化的皮壳。目前没有任何一种仪器能透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暗藏珠玉”还是“顽石一块”,交易双方都只能凭借肉眼观察和个人经验来判断评估这块原石的价值。这样的交易就变成双方眼力与心理的博弈。一夜暴富或是倾家荡产,全在于切开那一瞬间,原石内呈现出的是水灵剔透的翠绿,还是外绿内白的灰沙头。

为此,行内人把赌石称为“一刀生,一刀死”。

有媒体曾报道,赵兴龙“赌石”赌了几十年,东方金钰上市之后,他还在“赌”,坊间传言他早年曾“赌”到一无所有,但很快又东山再起。

东方金钰其实是湖北公司,前身湖北多佳股份公司曾于1997年上市,2004年,被赵兴龙的云南兴龙珠宝有限公司借壳。赵兴龙把旗下的翡翠资产注入多佳股份,并在2006年8月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可谓“赌”出了一个上市公司。

上市十年之后的2016年,赵兴龙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其子赵宁担纲新一任董事长。

据东方金钰官网消息,赵宁出生于1981年。当他的父亲将东方金钰借壳上市时,赵宁正在瑞士留学,读的是瑞士商学院。留学期间,赵宁刷过盘子,卖过机票、电话卡、保险,还为刚去的中国留学生们代租过房子。在日内瓦大学读硕士期间,赵宁办了一家旅游公司。

接手兴龙实业和东方金钰时,赵宁才35岁,可就在当年,东方金钰营业收入和利润均出现了下降。2016年底,赵宁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三至五年内,努力将东方金钰100亿市值的货币单位变为美元。

可是,从东方金钰目前的状况看,百亿美元市值或许只是豪言壮语。2018年,东方金钰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

翻开今年一季度财报可以发现,东方金钰现在账上的现金只有653万元左右,而总负债高达94.5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就有71.82亿元。

奇葩的是,虽然没有现金,可东方金钰的仓库全是珠宝。截至今年一季度,公司存货余额高达88.65亿元,占总资产的77%。这些存货主要是翡翠原石。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