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辅仁药业或将被退市 河南前首富的药业帝国“落幕”

云掌财经  2.13万阅读  2019-08-07 09:17:21

编者按 宋河酒业的控股方是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文臣,曾经的“河南首富”。2018年时,朱文臣虽早已让出“首富”的位置,但身价依然高达14亿美元,排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1650位,河南省第五,富贵逼人。不过最近,朱文臣平添了些烦恼。

辅仁药业于2019年7月16日公告了《2018年年度权益分派实施公告》,原定红利派发股权登记日为2019年7月19日,除权(息)日为2019年7月22日,现金红利发放日为2019年7月22日,按每10股派1元的红利派发方案,预计将发放红利6200余万元。

然而仅时隔三天,辅仁药业突然在7月19日公告称,因资金安排原因,公司未按有关规定完成现金分红款项划转,无法按照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原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除权(息)日及现金红利发放日相应取消。至24日晚间,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经过7月22日停牌以来三天时间的资金归集和筹措,公司仍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公司股票决定于25日复牌。辅仁药业还称,截止2019年7月19日,辅仁药业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1.27亿元,但其中“受限金额”高达1.23亿元,可动用的“未受限金额”仅377.87万元。

“低调”首富隐秘发家史

朱文臣,生于1966年9月,祖籍鹿邑玄武镇。玄武镇,位于鹿邑县城西北部26公里处,被称为“中州名镇”;玄武镇北侧有个桥北村,是远近闻名的小康村,这一切得归功于乡贤朱文臣,辅仁集团总部就坐落在桥北村。

“老子故里,道家之源”,“道教祖庭,李姓之根”,鹿邑是老子故里,拥有千年文化积淀。2018年在鹿邑举行的纪念老子诞辰2589周年拜典,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曾恭读拜文。

鹿邑当地人,一提及商界人物,必提二个人,一个是辅仁药业集团董事长朱文臣,另一个是最近被查的国家开发银行原董事长胡怀邦。

南靠涡河的桥北村,20多年前是一个贫困村,当地村民过着靠土里刨食的苦日子。“富不富,看支部”,当年为桥北村早日摆脱贫穷,走上致富路,朱文臣曾聘请桥北村支书朱宗宝为辅仁集团副总经理,但仍由朱宗宝专注做桥北村工作,集团保留其职务和待遇。

2012年朱文臣以76亿元财富首次被胡润评为河南首富,当时榜单发布会现场,胡润创始人、英国人胡润念到朱文臣的名字,一个“臣”字都念错好几次,后来还是在观众的帮助下,才正确念出来。

当年,朱文臣对“河南首富”的回应是:“第一,我不知道,第二,我知道也不认账。”2013年,朱文臣蝉联河南首富,身家财富一年又涨了9个亿。一个制作财富榜单的,竟然连“首富”的名字都念不出来?只能说“呵呵”!当然,对于很多人来说,当时的朱文臣一手“辅仁药业”,一手“宋河白酒”,那他的第一桶金到底从哪里来呢?对于“第一桶金”来源,朱文臣曾以“英雄不问出处”一语带过。

早年的上海辅仁药业年度财报,曾披露朱文臣的个人简历。其中,朱文臣曾任鹿邑县皮鞋厂经理、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河南三维药业,始创于1993年,创始人是朱文臣和他的朱氏兄弟,那朱文臣的原始财富积累是来自那家皮鞋厂吗?

坊间有个公认的版本,说朱文臣早年的发家,是从承包建筑工程开始的。事实上,当年朱文臣的“三维”公司,并不是做药,而是一个农民建筑队,只修路不盖房,而且在外地修不在本地干。朱文臣只读到高中,和许多当地农村人一样,学没念完就出去打工。至于那家鹿邑县皮鞋厂,据说朱文臣最早是这家工厂的业务员,然后自己单干。

辅仁药业,成立于1998年,去年是辅仁药业成立20周年,事实上,早于1995年,涉足医药行业的朱文臣已开始筹备这家公司,1997年底完成注册登记。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前身,是民丰实业,2006年,朱文臣的辅仁堂制药借壳ST民丰上市。

资本运作的高手

河南前首富朱文臣,被称为鹿邑玄武镇农民的创业能手,更是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并购一直是其财富扩张路上的主旋律。

2001到2006年这几年,是辅仁药业集团快速发展的5年,也是朱文臣资本运作手段发挥得淋漓尽致的辉煌5年。2001年,他兼并了河南焦作的怀庆堂,2003年10月,他又整体收购了河南老牌国有药厂——开封制药集团及其下属的合资公司,这一年,辅仁药业的综合生产能力跃居河南第一。

2006年,朱文臣将辅仁旗下子公司“河南辅仁堂制药”的95%股权注入“上海辅仁”,通过ST民丰借壳上市,自此,朱文臣完成了其在资本市场上的华丽变身。期间,朱文臣还拿下了河南同源制药。

对于并购、兼并、重组,朱文臣日后曾表示:“把企业拿过来,再通过持续的投入,增强他运营的能力,我们的资本运营不是股票、投资这种虚拟的范畴,我们资本运营的目的是为了实业,为实业创造要素。重组兼并的本质是资源的再配置。这是提高市场竞争力的一个重要手段。”

朱文臣资产重组的成功案例很多,比如2009年与北京远策药业的战略合作,这是一家专门从事基因药物开发及生产的药企,也正因如此,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又一脚踏入生物制药领域。

另外,朱文臣也善于“合纵连横”,2012年,印度熙德隆制药(HETERO)到中国寻找合作伙伴,这是印度最大的抗肿瘤和抗艾滋病药物大型跨国制药企业,后来,这家印度药企与朱文臣合资成立了“辅仁药业集团熙德隆肿瘤药品有限公司”。合资工厂于2014年在郑州奠基开建,如今,这家药企的抗肿瘤、抗病毒药品,已成为辅仁药业的“当家产品”。

并购路上,最令朱文臣得意的作品,就是“蛇吞象”般收购拥有千年酿造史的大酒企——宋河酒业。

现任宋河酒业董事长的朱景升,生于1969年,鹿邑县玄武镇人,21岁时就与朱文臣一起打拼辅仁药业。

“东奔西走,要喝宋河好酒”,这是宋河酒业辉煌时的一句广告词。当年,成功将宋河收入囊中,曾让朱文臣扬名一时。他曾表示:“小的时候,觉得宋河就是天,长大后,觉得它还是天,只是出了问题,所以就想为这个天做点事情。”1999年,朱文臣的辅仁药业入主宋河,2002年宋河改制后,他成了宋河酒业的掌门人。

多年来,朱文臣曾先后荣获第四届全国乡镇企业家、河南省劳模及省优秀民营企业家等荣誉称号。而这一路过来,像河南辅仁堂制药董事长朱文亮、辅仁药业集团副总裁朱成功等,都是一路相伴而来。

如今,朱文臣的辅仁药业的“白马形象”已开始崩塌,“首富”成了“老赖”,20多年辛苦搭建的药业王国,已走向风雨飘摇,让人唏嘘不已。

核心资产陷困境

不过,宋河酒业比辅仁药业还要更早“爆雷”。

7月25日晚上9点,虽到夜间,但暑热一点都没散去。不少人照旧守在宋河酒业门口,自带蚊帐席地而卧,他们是宋河酒业的员工。从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就没足额拿到过工资。如今酒厂已经没人干活,员工们每天蹲守在工厂门口,按他们的说法,“不让假账本被偷运走”。

“按他们的承诺,7月22日发两个月的工资,补交2018年到2019年6月份的养老金。”有宋河酒业员工在网上发帖称。据他所说,酒厂已经拖欠了5年的养老金未交,加上剩下的5个月工资,目前都没有着落。

这已不是宋河酒厂第一次发生停工。2016年、2017年酒厂已多次发生过类似事件,但这次持续时间最长。员工们猜测,宋河酒业的资金很可能是被大股东抽走了。

“现在的占地工在老厂挂着的,每月只有生活费272元。”一位在2000年之前以“顶工”方式入职宋河酒业的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据其介绍,宋河酒厂在国营时期有一大部分职工属于被厂区占地的“占地工”,这部分员工现在有超过2000人。

他还透露称,宋河酒业近年来效益一直不好,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拖欠工资和欠缴养老保险的情况。记者还注意到,在新浪微博上,不少自称宋河酒业的员工表示,酒厂存在欠薪情况。

央视财经频道近期也报道称,宋河酒厂已停工20天左右,工人工资已有6个月没有发放。

拖欠员工工资,将宋河酒业糟糕的资金状况一下子搬上了台面。此前,记者查阅宋河酒业的工商资料发现,2018年至今,宋河酒业总共向华融资产河南分公司、鹿邑农商行,以及陕西和深圳等地的机构,以融资借款和融资租赁的方式,筹集资金16.4亿元。宋河酒业抵押物包括公司的各类原浆散酒,以及制酒设备、储酒罐等固定资产。

一位郑州市宋河酒业某系列产品大区代理商告诉记者,宋河酒业此前产品线十分复杂,但目前只有“国字”“秘藏”“特制”等少数几个系列比较畅销。

开药“流血上市”牺牲品?

7月16日,朱文臣被郑州高新区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这已经是朱文臣在这半年里面接到的第23个限制消费令。

有一种猜测是朱文臣陷入如此境地,是因为开封制药集团2017年的“流血上市”。辅仁集团在开封制药定增上市的方案中占股48.26%,以开封制药78亿的估值,辅仁集团实际获得投资收益为37.7亿元。

但是为了上市成功,辅仁集团当时承诺开封制药的业绩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净利润分别达到6.74亿元、7.36亿元和8.08亿元。于是在开封制药注入之后,2017年开封制药实际完成净利润7.52亿元,2018年实现净利润8.33亿元,均踩线过关。

开封制药的审计机构是近期正在被停业调查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

开封制药的骄人业绩,让辅仁药业账面上现金在2019年3月末达到了18.16亿元。但真正要分红了,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虚幻。

2019年1月11日,参与开封制药定增的机构所持限售股解禁。随即1月份和3月份,东土盛唐投资、金元基金以及福州正山投资旗下的机构纷纷宣布减持。正是在这些机构精准出逃之后,辅仁药业的问题开始逐渐暴露,各种资产冻结令纷至沓来。

问题虽然暴露在上市公司辅仁药业,但背后的根源却是整个辅仁系的资金链全面吃紧。各实业子公司几乎都受牵连,在这其中,宋河酒业成了最大的牺牲品,由于并不上市,被抽血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政府层面,宋河依然被寄予期望。早在2017年,鹿邑县成立了“振兴宋河领导小组”,以县人大常委会主任为组长,落实省政府“豫酒振兴”的号召。2019年初,周口市召开“全市白酒业转型发展暨振兴宋河工作推进会”,周口市委、市政府出台了加强组织领导、加大支持力度、优化发展环境的三大保障措施,表达了周口市以实际行动做好酒业转型的决心。

宋河酒业也在积极配合,寻求突破。2018年9月,宋河酒业40.8度“国字六号”被中国酒业国家级白酒评委年会评为“中国白酒酒体设计奖”。宋河将之视为2019年“重点培养大单品”。

只是这一切都要以企业正常运转为前提。如今停工依旧,宋河如何振兴成了最大的疑问。

瑞华所的角色

可以说,“河南首富”朱文臣历经二十多年搭起的药业帝国,已在风雨飘摇中。甚至有舆论开始探讨其退市的可能性。

追其溯源,另一主角瑞华会计事务所难逃其责。据公开资料显示,瑞华所是我国第一批被授予A+ H股企业审计资格、第一批完成特殊普通合伙转制的民族品牌专业服务机构,系美国PCAOB登记机构,业务涉及股票发行与上市、公司改制、企业重组、资本运作、财务咨询、管理咨询、税务咨询等领域。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康得新和辅仁药业的审计机构,瑞华所均是从2013年开始为2家上市公司的年报进行审计。

自2013年至2017年,瑞华所对康得新连续五年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只有在2018年康得新深陷危机,并且大部分董监高均无法保证年报业绩真实的情况之下,瑞华所才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在这连续四年利润造假中,瑞华所获得的审计费用一共840万元。

而对于辅仁药业,在这过去的6年时间里,瑞华所更是无一例外地对公司年报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

7月28日,瑞华所发文称,对康得新审计项目全面履行了应尽的职责义务。下一步,将根据监管部门的结论,及时向社会公众报告。不过,对于辅仁药业问询函中的质疑情况,瑞华所尚未作出回复。

实际上,这并不是瑞华所第一次踩踏监管红线,时间线拉长往前可以追溯到2013年,瑞华会计事务所就曾卷入久顺公司的财务造假事件中。

事后,瑞华又被频频开罚单,仅2016年,瑞华就收到三开罚单。2016年6月21日,银行间交易商协会发布的处罚公告显示,因服务的云峰集团私募债发生本息实质性违约,瑞华遭到公开谴责,同时被暂停其相关业务一年。7月28日,瑞华收到来自股转系统的警示函。起因是新三板挂牌公司芯能科技申报财产报表中对已达固定资产确认条件的在建工程未及时结转固定资产,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要求,而瑞华出具了标准无保留的审计意见。4个月后,瑞华再收第三张罚单。

2017年1月6日,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瑞华在审计海南亚太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年度财务报表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面临种种问题,终于在2017年2月21日,流出一则通知:自2017年1月6日起,瑞华暂停承接新业务,并限期整改。然而,仅隔一年,瑞华又被曝出为康得新连续4年利润造假,造假金额达120亿,打破A股上市公司造假纪录。至此,瑞华被立案调查。受此影响,瑞华经手审计的拟上市公司将被交易所“中止发行上市审核”。据媒体不完全统计,至少有25家拟上市公司将受影响,其中包括7家已受理的科创板拟上市公司。

专家表示,上市公司频现财务造假,或与审计机构的胜任能力有关,或与是否勤勉尽责有关,也或是职业操守的问题,但无论哪一方面出问题都与审计机构脱不了干系。

从以往监管态度看,无论是对审计机构还是相关责任人员,一“罚”了之的现象较为普遍。不过,近些年来,监管部门加大了对审计机构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以大幅提高违规成本。据中证报,证监会表示,“正在会同有关方面,推动尽快修改完善《证券法》《刑法》有关规定,拟对发行人、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信息披露虚假,会计师事务所、保荐人等中介机构未勤勉尽责等证券违法行为,大幅提高刑期上限和罚款、罚金数额标准,强化民事损害赔偿责任,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切实提高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