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从"鸡毛飞上天"到"一地鸡毛",新光集团周晓光的危局浮现

云掌财经  1.54万阅读  2019-08-12 09:10:50

ST新光(002147.SZ)8月7日发布重大诉讼公告,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中心发展有限公司收到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民事起诉状等相关涉案材料,知悉义乌世茂部分房产被查封、部分银行账户被轮候冻结。

经公司核实,上述房产被查封、账户被冻结系义乌世茂与中国建筑一局(集团)有限公司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债权人进行的财产保全,要求保全义乌世茂所有的存款人民币2亿元或查封其相应的财产。

ST新光子公司资产被查封、银行账户被冻结,只是债务危机的冰山一角,也让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及新光集团的危局浮出水面。

白手起家

新光集团董事长周晓光,曾经被称为“最励志”的浙江女首富,从一根绣花针、摆路边摊,一路成长,登顶中国“饰品女皇”、浙江女首富;上世纪80年代白手起家的周晓光,因她勤于奋斗,敢于冒险,一直被当作浙商群体中传奇的励志女性。她出身贫苦,打小就跟随母亲走街串巷,做着“鸡毛换糖”的小生意。从当流动小贩开始,一个人背着沉重的货物走遍大半个中国。2017年热播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女主角原型即是周晓光。

后来周晓光与丈夫结婚,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买下一个摊位经营饰品。在发现饰品市场非常赚钱后,她于1995年投资创办新光饰品公司,短短两年公司发展到800人规模。到2000年,新光已经在国内饰品行业领先;2001年与全球饰品巨头施华洛世奇合作,得以成功进入国际市场,周晓光由此成为“饰品女王”。

再后来周晓光又跨界进入房地产、金融等领域。新光集团先后打造了地标性建筑义乌世贸中心、义乌香格里拉大酒店、千岛湖皇冠假日酒店、东阳新光天地等知名项目。

2016年,新光集团通过借壳方圆支承在深交所上市;2017年在胡润富豪榜上,周晓光、虞云新夫妇以330亿的身家排在第65位;2018年,周晓光本人凭借百亿身家成为浙江女首富。

在新光集团的巅峰时刻,集团涉及了饰品、高端制造、房地产、金融、互联网等多个领域,拥有1家上市公司、参股2家上市公司,拥有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参股公司,总资产一度号称800亿元。

今天,义乌火车站出口的广告墙上,周晓光及其家人的巨幅照片依然置于其上,由此来看,周晓光家庭,代表着她和整个义乌的荣誉,除“浙江女首富”头衔,她更是义乌民营企业的一面旗帜。现如今,跌落神坛的周晓光,屡屡见诸报端已是其涉及的债务违约等一系列事件。

新光到底有多少债

2011年,房地产遭遇寒冬。这一年,央行总共3次加息,6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信贷日益紧缩,房地产行业运行整体放缓。但新光集团手上的地产项目“岭后塘坞口五星级宾馆(一期、二期)和义乌世贸中心酒店”却在“等着米来下锅”,“11新光债”由此而生。

这是新光集团发行的第一只债券,也是此次债务危机的开端。

在此后的7年里,发行债券成了周晓光的“惯性动作”。截至今年8月,新光集团已陆续发行了12支债券,发行总金额超过170亿元。其中2016年,6支债券接连发行,总额达90亿元。

“11新光债”是新光集团唯一一只用来建设房地产项目的债券。在“11新光债”之后,其他债券的发债用途都变成了为了“偿还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补充流动资金”。

蹊跷的是,即便是市场上债券违约潮陆续掀起,新光集团也早已负债累累,今年8月,周晓光依旧镇定自若地发行了7.1亿元规模的短融“18新光CP001”,用于偿还“17新光CP001”本息。

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新光集团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5.48 亿元、11.01 亿元、-13.40 亿元和1.47亿元。与此同时,从2015年至2017年,新光集团的流动负债逐年上升,分别为93.9亿元、102.63亿元和172.07亿元。

根据《新光集团2018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今年一季末,新光集团有息负债总额为337.64亿元,占公司负债总额的74.4%,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8.95亿元、应付债券95.65亿元、长期应付款1.33亿元。

高杠杆、高负债

在周晓光和新光集团一路狂奔的背后,摊子越铺越大,对外部融资的依赖也越大,留下了高杠杆、高负债扩张后遗症。着资金链紧绷,后期发行的大量债券,只是用于“偿还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贷款、补充流动资金”,也就是借新还旧、拆东墙补西墙。

在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我们可以看到新光控股的总资产约为818.81亿元,其实在2008年底的时候只有70.66亿元,不到10年的时间,资产增长超过10倍。这也正好就是危机爆发的时候。

由于企业盲目扩张,负债过多,每个领域都需要资金,造成现在集团的高负债。几年来,夫妻二人大举借债,银行、非政府组织、信托公司,周晓光就算再能干,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面对这么多债务她还是没有办法负担的。再加上近几年实体经济不景气。实业利润越来越薄,因此一些企业预期的外债偿还能力大打折扣,周晓光在其他行业的投资不但没有帮助她,反而不断地成为她的拖累,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和金融行业,也受到了严重的损害。

2019年9月26日,新光集团债券违约被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创始人周晓光也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债务危机迅速蔓延,通过诉讼仲裁等形式被讨债达数十起,涉及金额超百亿元。周晓光一夜跌落神坛,从“女首富”沦为一名“老赖”。

再之后,新光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新光圆成被ST,股价暴跌逾八成。新光集团所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也被司法轮候冻结。危机爆发以后,周晓光使出浑身解数,先后出售资产、收缩战线、引进战投等,但仍未能化解巨额债务危机。

苦撑半年之后,新光集团终于走到了破产重组的边缘。由于新光集团为ST新光控股股东,一旦重整实施,上市公司将面临易主,周晓光或将告别资本舞台。

《鸡毛飞上天》中有一句台词:“鸡毛很轻,但只要有点儿风,它就能飞上天。”这句话也形容女主角抓住了每一个风口的机会。然而如今,周晓光正面临“一地鸡毛”的困境。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