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小霸王”500亿市值梦”凉凉,一个时代的落幕

火星财汇  6434阅读  2019-08-14 08:44:46

即使如今端游和手游已经抢占了年轻人们大半的游戏娱乐时间,但市场上依然可见索尼、微软、任天堂三大主机游戏的忠实粉丝,可另一面,已经“坠机”的小霸王,过得却并不是很好。

2018年8月3号,彼时的小霸王正以蓬勃之势在CJ展上推出“小霸王Z+”,希冀着“其乐无穷”能够重新回到游戏玩家的世界。可如今一年的时间过去,小霸王的主机梦最终还是没有实现,甚至落了个人财两空、品牌没落的下场。

2019年5月中旬,中山市小霸王领先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上海)项目被停止、员工被遣散的消息曝出。

7月中旬,一张由广东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如意)出具的《致员工函》流出。作为总公司,小霸王如意曾在这份函件中承诺,担保小霸王上海结清全体员工2019年2月至4月的工资、社保、个税、公积金及报销款项,以及13薪和离职补偿金等。

生不逢时的“小霸王Z+”

一年前的2018年8月3日,在第16届ChinaJoy展上,小霸王发布Z+新游戏电脑,益华控股(02213,HK)董事局主席、执行董事陈建仁站台发布会。“集团正积极开拓其他业务板块。”陈建仁信心满满,“游戏机业务是集团的一个良机。”

作为“Z+”项目的运营主体,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霸王文化)由益华控股持股49%,陈建仁任公司董事长。

在益华控股2018年年报的“主席报告书”中,陈建仁写道:“董事会预计,随着电竞的推广及发展,能为我们这台游戏机带来亮丽的市场前景。”年报同时提到,小霸王文化也会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自己的线上游戏平台,其中有几款是独家游戏,预计“随着线上游戏平台的上线,将可以拉动游戏机的销量。”

显然,谁也没有想到,“Z+”项目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迅速“流产”。

“没钱了。”小霸王上海前员工说,对公司这一年来的境况有着切身感受。

益华控股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当年度录得收益约7.733亿元,较2017年的7.543亿元增加2.5%。然而,尽管收入微增,但2018年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为1.174亿元,同比猛增近921%。

截至2018年末,益华控股流动资产总值约为11.243亿元,但流动负债总额却高达15.133亿元。显然,益华控股面临着极大的短期偿债压力。此外,截至2018年末,益华控股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2.161亿元,但公司未偿还借款金额却高达6.055亿元。

由于业绩表现不佳,益华控股股价也同样萎靡不振。今年8月5日,益华控股以0.36港元/股开盘,创下公司上市以来的新低。而截至8月9日,益华控股在港股市场的市值仅为4.21亿港元。

此外,对益华控股来说,“Z+”项目仍处于需要不断投入的前期阶段,尚缺乏盈利能力,不可避免地会“拖累”上市公司业绩表现。

重启小霸王

小霸王游戏机得以重新启动,部分原因在于一颗AMD芯片。

时间回拨到三年前,王峰的斧子科技刚刚结束了战斧游戏机发布,这款游戏机采用定制版安卓系统,造型颇似PS4。吴松在斧子科技曾担任首席战略官,主要负责内容规划,主导游戏引进工作。

不过,战斧最终失败了,这款游戏机经历了很多挫折,比如在供应链上。

游戏媒体触乐曾报道,为战斧游戏机提供Tegra处理器芯片的英伟达,就因同业竞争问题(英伟达旗下也有一款安卓游戏机),一度威胁对斧子芯片“断供”。又比如技术问题,有斧子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由于游戏移植技术简陋、SDK开发缓慢、芯片性能不足等问题,在斧子上跑的很多游戏效果极差,最后只能用手游充数。”

作为内容规划师,吴松是较早意识到斧子失败并主动离开的人。他认为斧子在技术、进展方面存在诸多限制,他也不愿意在一件已经看不到结果的事情上继续耗下去。

《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市场全年实际销售收入2144.4亿元,占全球游戏市场比例约为23.6%,其中,游戏主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占比不足1%——在中国做游戏机,你得接受1%这个事实。

一个“国产游戏机”运动的高潮很快就此落幕,但曾经的参与者又拿到一次机会,这个机会最早是AMD给的。

那时AMD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主推的APU芯片,架构上融合了CPU和GPU,但不被市场接受。英伟达如日中天,GPU有着更好的性能,英特尔在CPU的垄断地位看起来无可撼动——只有在游戏机市场,AMD获得了完全胜利:APU在能耗、性能优化上领先对手一筹,受到游戏机厂商青睐。有一段时间,索尼、微软、任天堂三家公司市面上的游戏机都使用了AMD方案。

无论是吴松、还是小霸王员工,在提到小霸王项目的缘起时,都提到AMD的主要推动作用。

中国游戏机解禁后,AMD看到了国内市场的潜力,他们想从索尼微软背后走到前台,后来便找到了吴松。

当时吴松仍有犹豫,他手上已经有“很多很好的offer”。周边的朋友得知消息后也一再劝说,为什么要再次踏入游戏主机这个坑?但吴松觉得自己还有热情,理应让这个机会成为现实。

再后来,他遇到益华集团董事长陈健仁。

历史遗留问题

对于中山市小霸王领先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兼CEO吴松和益华集团董事长陈健仁来说,小霸王的“重启”更像是源于情怀的二次创业。在吴松接手小霸王之前,整个品牌的业务已经算得上是“烂摊子”了。在国家政策出台限制游戏发展的那十多年的时间里,小霸王将自己的品牌不断地授权给各小家电厂商,借品牌价值来进行“最后一波”的收割。

所以我们在电商平台上看到小霸王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充满回忆的学习机和游戏机了,而是被各种五花八门的产品充斥。而吴松时期的小霸王,因为授权混乱和国内市场盗版横行的问题,在引进外资方面,迟迟没有企业愿意插手,重塑小霸王在国内的市场格局。

如果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一定要找到小霸王走衰的根源的话,资金链的断档一定是首当其冲的。人才缺失、团队规模减小、硬件软件开发力度不够、市场营销问题所有的“锅”都可以让资金链来背。陈健仁对小霸王“复兴”的一腔热血其实其实并没有益华集团其他股东的支持,在商业化的战场上,过气的主机游戏项目想用价值博得资本的青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蝴蝶效应带来的结果就是小霸王自己的供应商成为了竞争对手、合作方无利可图、甚至延发员工的工资。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小霸王上海团队无奈解散。

国内的主机游戏市场一直存在一个空缺,尽管PC端和移动端对年轻人们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力,但在欧美市场上,特别是在北美,主机游戏在游戏行业的产量总值占比却在35%-40%之间。但如果让消费者来评价小霸王的的话,“硬件原创度不够、软件技术落后、甚至在审批游戏版号上都是问题,这样的产品4999,,真的没有人愿意买单。”

但乐观的来看,小霸王的失败只是在游戏产业中的一次试水,在5G时代和智能时代的浪潮中,游戏设备必然会有新一轮的更新,如果国内游戏巨头能够在未来的浪潮中拾起主机游戏这根曾经被遗弃的稻草的话,以更专业的人才和更强大的资金链打破外资的壁垒,国产原创主机会有更多的机会进入年轻人的世界。

结语

在入股小霸王文化时,益华控股曾提出要将小霸王文化及“小霸王”品牌主要资产打包上市、打造未来市值超500亿元的游戏产业新霸主的口号。

“500亿市值”的梦想言犹在耳,但看起来,小霸王已经与这一目标渐行渐远。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