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白酒行业要变天了?

斑马消费  4044阅读  2019-09-05 07:32:00

原标题:白酒行业要变天了?

斑马消费 杨伟

2019年Q2,白酒龙头洋河股份业绩增速降至2%,经营性现金流首度为负,敲响警钟。

掉队的又岂止洋河?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19年上半年,18家白酒上市公司,有4家出现业绩下滑,较为罕见地出现了亏损企业;16家出现业绩增速下滑;有8家的经营性现金流下滑,有7家的经营性现金流为负。

白酒行业真的变天了吗?恢复期结束,又开始新一轮调整?

实际上,白酒企业自身,比谁都更清楚调整期的到来,纷纷自我变革,高端化、多元化、金融化,试图在这一轮调整中自保,不至于掉队太远。

洋河现金流首次为负

8月31日,洋河股份披露2019年半年报,公司营业收入159.99亿元,同比增长10.01%,归属净利润55.82亿元,同比增长11.52%。

两位数的业绩增长,如果在别的行业,是别的企业,基本都会被认为增长强劲——但这是白酒行业,龙头洋河。

拆解后发现,2019年Q1,洋河股份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4.18%和15.70%,2019年Q2分别下降至2.08%和2.03%。2018年Q2,公司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分别为26.97%、31.28%。

业绩增速下降之外,洋河股份出现了较为反常的现金流问题。2019年Q2,公司经营性现金流-5.10亿元。这是自2008年披露业绩以来42个季度,公司第一次经营性现金流出现负值。

对于洋河股份的掉队,市场早有准备。

7月份开始,“洋河股份业绩可能要‘暴雷’”的消息开始出现在白酒投资者们的交流中,公司股价持续下跌,市值蒸发一度超过500亿元。

实际上,在2018年报中,洋河股份的业绩疲态已经开始显现。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241.60亿元,同比增长21.30%,归属净利润81.15亿元,同比增长22.45%,利润增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当年,公司白酒的生产量、销售量、库存量同比分别下降3.87%、0.88%、8.95%。

那几年,洋河股份一直通过涨价-提升毛利率来支撑业绩,2018年尤甚。2014年-2018年,公司白酒板块的毛利率分别为61.51%、63.25%、65.40%、67.93%、76.47%——那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涨价是因为市场太过紧俏,没有人觉得是因为销量出了问题。

2019年6月底,公司预收款17.79亿元,同比下滑超10个百分点。预收款是衡量白酒市场预期的重要指标,预计洋河股份的销售下滑还将继续。

白酒行业要变天了?

掉队的就只有洋河股份吗?

斑马消费梳理白酒行业18家上市公司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后发现,有4家业绩下滑,16家业绩增速下滑——除了泸州老窖和迎驾贡酒。

2019年上半年,白酒行业的现金流整体较差。18家白酒上市公司,有8家的经营性现金流下滑,有7家的经营性现金流为负。

前两年白酒行情好的时候,这简直无法想象。

更令人意外的是,A股白酒板块中,居然出现了一家亏损企业。2019年上半年,金种子酒营业收入5.06亿元,同比下降7.80%,归属净利润-3178.34万元,同比下降629.21%。

金种子酒1998年登陆资本市场,是中国第八家、安徽第二家白酒上市公司,那个时候,贵州茅台、洋河股份等都还在上市的路上。

金种子酒上市前后,其实力在安徽省内尚可以与古井贡酒势均力敌。彼时,迎驾贡酒的前身佛子岭酒厂刚刚改制;口子窖现实控人之一刘安省,刚刚当上改制前的口子集团的董事长、总经理。

2003-2005年,金种子酒(那时的简称是“金牛实业”)陷入亏损,亏损最严重的2004年,公司营业收入4.20亿元,亏损近2亿元。

后来,金种子酒靠旗下生化制药板块的崛起扭转业绩颓势,但却在安徽省内的白酒竞争中逐渐落败,被后来者口子窖和迎驾贡酒超越。

上一轮白酒行业调整,金种子酒首当其冲。2013年-2017年,公司业绩一路下滑,营业收入腰斩,扣非净利润从5亿元下滑至亏损。

2018年公司基本面短暂回暖,但背后的原因却是医药板块业绩增长,白酒板块的营业收入和毛利率仍然全面下滑。最终,业绩颓势在2019年上半年露出了马脚。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上半年,自然人付小铜在二级市场举牌金种子酒,已经成为其二股东,似乎为金种子酒混改留下了想象空间。此前,公司曾多次筹划混改,但均无疾而终。

二线及以下都不安全?

纵观白酒企业上半年的业绩,除了洋河股份,其他龙头算是基本稳住。

2018年Q3贵州茅台增速下滑,引起市场恐慌,公司上市十几年来第一次开盘跌停,不过最近三个季度有所回升,营收经历均保持两位数以上增长;2019年上半年,五粮液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26.75%和31.30%,有所下滑,但经营性现金流同比增长达1302.14%;泸州老窖加速增长,上半年归属净利润增长近4成,经营性现金流增长了3倍。

龙头之外呢?

在中国白酒市场,一些主攻区域市场和细分市场的小巨头,如古井贡酒、伊力特、顺鑫农业、口子窖等,可以看作是二线梯队的代表。

不过,在白酒行业格局基本形成、集中化明显的趋势下,二线及以下白酒企业的增长空间越来越小。也就是说,除了龙头,基本上都不再安全。

金种子酒亏损,伊力特、金徽酒、青青稞酒业绩下滑,舍得酒业、老白干酒经营性现金流转负,连顺鑫农业都绷不住了。

顺鑫农业旗下的牛栏山堪称中国光瓶酒之王,在广大农村地区颇具市场竞争力。

2019年上半年,公司白酒板块营业收入66.58亿元,同比增长15.31%,远低于去年同期增速(62.29%);毛利率为44.59%,较上年同期下降3.07个百分点;而且,公司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1.64亿元,同比下降111.05%——6年来第一次现金流为负。

口子窖乃是二线梯队中的“小茅台”,中高端白酒为主,高毛利率、高净利率,业绩增长稳定,一度大有赶超安徽白酒老大古井贡酒的架势。

2018年,口子窖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速大幅下滑,经营性现金流更是同比下降28.63%;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速为12.04%和22.02%,远低于上年同期的23.67%和39.45%;2019年上半年经营性现金流虽略有回升,但远未回到此前的正常水平。

如果行业调整深化,难道真会有人像皇台酒业和维维股份一样,从白酒板块被剔除?

这一轮调整瞄准高端化?

上一轮白酒行业调整,高端白酒差点被打残。最典型的就是水井坊。

2012年,白酒行业“黄金十年”结束,高端白酒受政策的影响开始在2013年的年报中显现出来。2013年,水井坊业绩急转直下,营业收入缩水近7成,净利润从上年的3.38亿元下降至-1.54亿元。直到最近两年,公司才缓过神来。

不过,随着白酒消费能力的提升,以及白酒非消费品属性被放大,之前每到调整期必先躺枪的高端白酒,在这一波调整中,有可能成为中流砥柱。

白酒行业似乎要变天,但贵州茅台、五粮液、水井坊、酒鬼酒等主流高端白酒,稳如泰山。

2019年上半年,水井坊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均实现近3成的同比增长,而且,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由负转正,达到5.04亿元。

同期,酒鬼酒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同比增长近4成,扣非净利润更是直接增长5成——公司从2018年18家白酒上市公司营收倒数第一的位置,提升了两个名次。

所以,这几年白酒行业纷纷谋求高端化转型,推行大单品战略,力推100元和200元的爆款单品,比如说迎驾贡酒2015年上市后力推的“生态洞藏系列”。

除了高端化,白酒企业们一直在白酒之外探索增长空间,尽管大多做得并不成功。

洋河股份在白酒之外涉足红酒贸易业务,不过近3年红酒业务毫无起色,收入下滑、库存翻倍,2019年开始公司又打起了洋酒的注意,通过江苏中仕忌酒业拿下尊尼获加XR21的中国运营权。另外,洋河股份还设立了华趣酒行,直接参与酒类流通。

当然,作为比较有钱、特别能赚钱的白酒企业,投资、理财,甚至是直接将金融资产收至麾下,都可以作为逆周期时业绩风险的对冲。

不过,这个门槛太高,只适合贵州茅台、五粮液这些大玩家,实力薄弱一点的中小白酒企业,也只能跟着周期,随波逐流。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