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报喜鸟的“悲鸣”:意外、跨界与最后转机

2.5万阅读  04-16 09:35

报喜鸟正等待机会一鸣惊人。

4.00元/股,这是昨日收盘报喜鸟的股价,在经历过行业低谷、跨界失败、转型受阻等多重打击之后。回归主业的报喜鸟本该在2019年展翅高飞,谁料一则噩耗,让这家命运多舛的服装企业再度蒙上愁云。

报喜鸟的“悲鸣”:意外、跨界与最后转机

突然意外

4月10日,有媒体报道称,报喜鸟联合创始人吴真生于4月9日在上海遭遇交通事故,后经抢救无效,于当晚不幸去世,享年54岁。

据了解,意外发生之后,吴真生一度神志清醒,伤势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直到第一辆救护车赶到现场,他还坚持让医护人员先将受伤的员工送至医院,自己等待第二辆救护车。抵达医院后,吴真生又让医生先为其他伤员进行手术。

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车祸过后数小时,吴真生突感身体不适,此时抢救却是为时已晚。吴真生家属向媒体透露,吴真生遇难系因内脏破裂所致。

事关上市公司创始人,该消息同样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有人询问后续的股份交接和买卖,更多人则担忧“没有指定继任者,会引发股权斗争。”

报喜鸟的“悲鸣”:意外、跨界与最后转机

据报喜鸟有关负责人介绍,“吴真生先生是报喜鸟创始人股东之一,但并未担任董监高职务,不会对上市公司经营活动产生影响。”

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吴婷婷、吴志泽以及上海金纱投资有限公司,总持股比例25.79%,吴真生持股比例3.45%,为第三大股东。

强强联合

报喜鸟的历史还要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1996年3月,浙江报喜鸟制衣有限公司、浙江奥斯特制衣有限公司和浙江纳士制衣有限公司合并,组建成立报喜鸟集团,这是温州第一个打破传统家庭式经营模式、自愿联合组建的服饰集团。

吴真生、吴志泽、陈章银、吴文忠、叶庆来成为报喜鸟品牌的五位创始人,并在2007年促成企业登陆深交所上市。

到了2004年,报喜鸟集团的经营已经相对成熟,为了今后更好的发展,集团五个股东决定聘请职业经理人,并集体退出经营岗位。事实上,除了创始人以外,但凡与股东有直系亲属关系的家属也不能在公司主要岗位任职,更不能与公司进行关联交 易。

拒绝家族式经营,报喜鸟做的彻底。

这一决定让报喜鸟在此后的十余年间一路顺风顺水,相关数据显示,2006年~2012年,公司营收及净利润至少每年都有10%以上的提升。

报喜鸟的“悲鸣”:意外、跨界与最后转机

第一道坎

直到2013年,报喜鸟迎来了第一道坎。随着的电商兴起,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冲击最先波及到服装市场。财报显示,2013年报喜鸟营业收入为20亿元,同比下降10%,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降66%。此后的两三年时间里,公司业绩也不断下降。2014年~2015年,报喜鸟净利润分别为1.3亿元、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7%、25%。

同一时间,报喜鸟线下门店也呈现出增速放缓的事态,个别品牌店面数量直线下降。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作为竞争对手七匹狼、希努尔、九牧王等服装企业同样经历了不同程度的业绩滑坡,但如报喜鸟一般直接由盈转亏的,着实少之又少。

为了扭转局面,公司方面做过许多尝试,比如主动关停门店,积极拥抱电商。2014年,报喜鸟天猫旗舰店正式开业销售,然而在铺天盖地的广告面前,这点风声很快就淹没在互联网的大潮中。

跨界惨败

2015年,互联网金融作为电商过后的又一个风口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广泛关注。业绩承压的上市公司如同发现了救命稻草,纷纷投入其中。报喜鸟自然也不例外,董事长吴志泽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宣布将互联网金融作为集团的第二主业进行经营。

同年5月,报喜鸟创投与上海谷进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签署《投资合作协议》,投资设立小鱼金服,报喜鸟创投投资5500万元,持有小鱼金服10%股权。

只可惜这次它押错了宝,随着浪潮褪去,在行业深度整改的大背景下,2018年互联网金融平台频繁“踩雷”,损失不计其数,眼看形势不妙投资人迅速抽身,报喜鸟因此而元气大伤。

2018年以来,小鱼金服业务规模出现萎缩,成交量逐步下降,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169084,083.61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9.62%;实现净利润16,029,799.30元,较上年同期下降65.21%。

2019年1月19日,报喜鸟披露了《关于对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的公告》,根据测试结果公司对小鱼金服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共计提了减值准备4635.82万元。

踏错一步损失千万,想要回本不知要等何年何月。

报喜鸟的“悲鸣”:意外、跨界与最后转机

净利翻倍?

值得一提的是,报喜鸟悲催的财报中其实不乏惊艳的闪光点,就比如2月23日的业绩快报,“营业总收入31.15亿元,较2017年增长19.76%;归属净利5245.43万元,较上年的2539万翻倍。”

只是更多人的关注点还停留在同时期发布的两份政府补助公告上。据介绍,报喜鸟在2018年总体获得的3543万政府补助,据当年归属净利的67.5%。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企业再次收到了2688万元补助,占同期归属净利30%—38%。如此夸张的比 例让“净利翻倍”的欣喜顷刻冷却。

从早年跨界房地产,到后来追逐电商、互联网风口,报喜鸟的所作所为颇有些病急乱投医的味道。而这些恰恰又是本土制造业的通病。遭遇主业天花板,便很少有人愿意继续进行周期长的本业研发,多数人赌博似的迷信收益又快又高的跨界投资, 无形中给企业带来了巨大风险。

业内人士认为:“企业多元化发展的业务如果不能弥补公司主营业务的亏损,那就还是副业。主业都没做好,就拓展副业,不仅很难拉动业绩,还会拖累主业。”

报喜鸟的“悲鸣”:意外、跨界与最后转机

二代接班

其实比起业绩上的得失,报喜鸟内部的股权变动,更加耐人寻味。

自2017年7月,创始人兼董事长吴志泽的女儿吴婷婷就开始多轮增持报喜鸟股份,到2018年7月,与一致行动人吴志泽、上海金纱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股份超20%,成为报喜鸟的控股股东,从而终结了这家温州老牌服装企业十一年来股权分散的历史。

到了2019年,吴婷婷的增持计划还在继续,根据今年3月初的最新公告,父女二人已合计持有24.8694%股权。加之近期报喜鸟多名董事高管减持股份的消息高频出现,“二代接班”已然成为这家民营企业的下一个议题。

当然,对于如今的报喜鸟来说这也未必是个坏消息,外界普遍认为,实控人的确立标志着报喜鸟即将回归主业,跨界投资撞得头破血流,服装行业又有回暖迹象,做出正确的选择,报喜鸟正等待机会一鸣惊人。

本文为云掌财经原创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网站的内容,已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来源:云掌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