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华为海思的“备胎”有多强?这家美籍华人的芯片公司长期被它吊打

我有嘉宾  3829阅读  2019-05-18 23:24:05

华为海思的“备胎”有多强?这家美籍华人的芯片公司长期被它吊打

五年前,电视机动辄七八千,现在普遍两三千,这样的降价,国产的电视芯片大佬华为海思和晶晨半导体功不可没。


电子产品离不开一颗“芯”,而造芯有多难,已经有无数文章进行了科普。那么,一台电视里的芯片价格,到底是多少钱呢?

科创板申报企业晶晨半导体在近日披露的招股书中把价格报了出来,智能电视芯片的平均价格是35.69元,智能机顶盒的芯片价格更低,只有24.89元。不要小看这几十元的芯片,正是因为芯片、面板已经实现国产化,才会有越来越便宜的电视机卖给我们。

相比未能实现芯片国产化的手机产业,其所使用的美国高通芯片,一颗最新的骁龙855芯片的价格就要600元左右。面对如此高价,小米董事长雷军都忍不住吐槽,骁龙芯片虽好,就是太贵了。

华为海思的“备胎”有多强?这家美籍华人的芯片公司长期被它吊打

❶ VCD起家的芯片

去年的美国制裁中兴事件之后,享受科技红利的企业深刻认识到,核心技术是用钱买不来的,一旦上游供应端撕破脸,市场换技术战略立刻就得停摆。芯片国产化已经成了上下共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战略落地,大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频繁出手,以及科创板的横空出世,都在重点支持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中国的芯片产品发展落后于欧美国家,但在两个领域依然有自己的话语权。一个是军工,它有国家资源推动。另一个就是消费电子级,部分芯片技术已经国产化,进口芯片不再漫天要价,也带动了电子产品价格的逐步走低。”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对「我有嘉宾」表示,即便有国产化推动,芯片的研发依然不能只是随口说一说。“不论是人才还是技术储备,很多企业都是空白的。”

作为科创板001号的晶晨半导体,身份比较独特。它是一家外资控股的芯片制造企业,其实际控制人钟培峰为美国国籍,但他更有一颗中国“芯”。在此前媒体采访中,钟培峰介绍,晶晨半导体是其在美国创业时成立的公司,最近几年把很多资源都投向国内市场,打造芯片本土化战略,“其实我们90%的员工都在中国,完全是彻头彻尾的中国背景的公司,包括我自己也是国内出去的”。

关于钟培峰的创业还有一段芯片姻缘,他与妻子陈奕冰是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的同学,钟培峰学的是电子工程专业,陈奕冰学的是物理学专业。后来夫妻俩共同创业,最终,他们用各自所掌握的半导体技术,逐渐打造出一家700多人的芯片研发制造企业。

半导体行业是技术密集型行业,科技技术更新速度较快,促使行业新技术层出不穷。钟培峰在上世纪90年代创业时是为VCD、DVD企业提供图像显示技术。也是从这时开始,晶晨半导体开始积累电视处理和图像技术,进而涉足音视频芯片设计领域。

“我们公司也曾经做过很多有意思的产品,当年万利达DVD两万首歌的歌王产品就是我们做的。通过我们的技术,音效已经处理得非常好,完全满足了老百姓在家中K歌的需求。”在2014年的亚太OTT(互联网电视)高峰论坛上,钟培峰表示打造家庭娱乐新模式是晶晨半导体努力的方向,只不过随着DVD的没落,此时的晶晨半导体已经将重心全部转向OTT机顶盒芯片产品。

2009年,晶晨半导体与英国芯片大厂ARM合作,把ARM+Android的架构引入到机顶盒和电视平台,打造出全新的智能机顶盒和智能电视商业模式。自此以后,晶晨半导体便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宿敌——华为海思。

华为海思主要提供数字家庭、通信和无线终端领域的芯片解决方案。通俗一点说,就是手机芯片、移动通信系统设备芯片、传输网络设备芯片、家庭数字设备芯片统统都做。只不过在人们的印象中,华为海思最知名的产品是手机芯片。

目前,晶晨半导体芯片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机顶盒、智能电视和AI音视频系统终端等领域,OTT机顶盒芯片在2018年占其营收比例的55.62%。根据市场研究的机构格兰研究(Guideline Research)的数据统计,2018年度中国机顶盒采用的芯片方案主要以华为海思和晶晨半导体为主,其中华为海思位列第一,晶晨半导体以32.6%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二。

❷ 轻资产的“芯”趋势

其实,若只看OTT 机顶盒芯片零售市场,晶晨半导体是行业份额的第一位,甚至华为海思所做的OTT机顶盒芯片占市场份额占比都较少。但因为背靠华为H.265编解码器的核心技术,仅靠芯片设计技术和相关专利,华为海思便足以影响市场。

华为海思的“备胎”有多强?这家美籍华人的芯片公司长期被它吊打

芯片制造的过程就如同拼乐高积木,先要有一个搭建思路——即芯片的电路设计,然后把切割好的晶圆片作为底板,一层层往上堆叠芯片的制造流程。与拼积木不同的是,乐高是把玩具镶嵌在底板上,芯片制造则是直接在晶圆片上刻蚀电路图,最后把芯片封装,起到保护的作用。

由于芯片的生产非常复杂,准入门槛高,实际流程会非常多。但如果没有好的芯片设计,拥有再强制造能力都没有用——设计的角色相当重要。晶晨半导体以芯片设计起家,自然没有自建工厂的深厚底蕴,因此它使用Fabless(无工厂芯片供应商)作为自己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的主要特点是公司只负责芯片的电路设计与销售,而将生产、测试、封装等环节外包出去。优势在于资产轻,初始投资规模小,创业难度相对较小,公司的运行费用较低。劣势在于很难以完成指标严苛的设计,要承担各种市场风险,且各种风险率的发生都比较高。

依据是否自建晶圆生产线或者封装测试生产线,芯片企业可以选择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模式和Fabless模式。与Fabless不同的是,IDM将芯片设计、芯片制造、芯片封装和测试等多个产业链环节都集中在一家企业身上。优势在于设计、制造等环节协同优化,有助于充分发掘技术潜力,能有条件率先实验并推行新的半导体技术(如FinFet)。劣势在于采用这种模式的企业规模庞大,管理成本较高,运营费用较高,资本回报率偏低。IDM是早期多数集成电路企业采用的模式,目前仅有极少数企业能够维持这种模式的生产,其中有英特尔、三星、德州仪器(TI)。

20世纪80年代,芯片行业厂商大多以垂直整合元件制造的IDM模式为主,其代表企业便是英特尔。随着芯片制造工艺进步、投资规模增长,到20世纪90年代,行业逐步向轻资产、专业性更强的Fabless经营模式转变,该模式专注于集成电路的设计研发和销售,晶圆制造、封装测试等环节分别委托给专业的晶圆制造企业和封装测试企业代工完成,高通、华为海思都是使用的该模式。

晶晨半导体属于典型的Fabless模式芯片设计企业,在该模式下,晶晨半导体只进行集成电路的设计和销售,将晶圆制造委托给台积电,封装和测试委托给长电科技。无需花费巨额资金建立生产厂房、购置生产设备等,晶晨半导体将资源重点放在研发实力,保持技术创新,推出适合市场发展的新产品。

正是这种轻资产的模式,让晶晨半导体能够积极响应市场需求,公司的产品也跟随消费电子的发展趋势几经变迁。从成立初期做媒体播放器的解码芯片到数码相框芯片,再到OTT智能机顶盒芯片,然后便是进入智能电视芯片领域乃至推出了8K解码的智能电视系统芯片。

在非智能电视时代,OTT智能机顶盒绝对算得上是一项高科技。但随着技术的发展,OTT智能机顶盒芯片技术门槛低,存量市场竞争激烈,处于芯片金字塔“底层”的缺点暴露无遗。晶晨半导体把智能电视芯片作为企业产品升级的方向,也是源于智能电视是OTT智能机顶盒的取代产品。

“淘汰一代、生产一代、研发一代是半导体企业的典型特点,芯片国产化进程的缓慢,一方面是国外企业的技术封锁,另一方面就是这样的高研发投入与低产出效果,让芯片长期以来是一门坏生意,直到近几年国家日益重视,才得到资本的支持。” 陆刃波对「我有嘉宾」说。

❸ 把客户变成股东

OTT智能机顶盒是随着互联网发展起来的新型产品,因此芯片企业基本在同一起跑线上,这就给专注于音视频领域的晶晨带来了机会。而智能电视芯片市场要比OTT智能机顶盒复杂的多,不仅传统芯片制造企业云集,像华为海思这样的国内芯片企业也开始进入智能电视芯片领域。所以即便拥有本土化优势,晶晨半导体也很难快速打开局面。

在2011年研发出智能电视芯片后,晶晨除了要实现技术的产业化应用,更要能够打动下游客户的心,让他们愿意用晶晨的产品为自己换“芯”。于是晶晨选择了最快的捷径,让客户变成自己的股东。

还是纯外资股东的晶晨半导体在2015年找到了当时国内家电市场的龙头企业创维和TCL,为了能够打开智能电视芯片市场,得到宝贵的订单,TCL王牌和创维投资仅用2500万美元就拿到了晶晨半导体16%的股权。

这两家公司早已对上游半导体芯片产业有了浓厚兴趣,TCL集团在2013年启动芯片计划,董事长李东生在当时提出:“智能电视和智能手机主控芯片供应缺失,对中国企业未来的发展将会有很大的制约,我们要在智能电视和智能手机芯片领域有所突破。”创维则在2014年与华为海思合作研发了智能电视芯片。

随着晶晨不断吸纳新的战略股东与资本投资人,其在智能电视芯片市场也日益壮大,拥有了小米、海尔、TCL、创维、海尔等一批企业成为其客户。公司的股权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2017年晶晨半导体出让4.87%的股权价格已经涨到1400万美元。 “电视芯片、机顶盒芯片的技术含量相对手机芯片低,价格不高,许多国内企业都在这一领域布局,晶晨半导体在电视机芯片、机顶盒芯片领域算是国内第一、二梯队,因此上游企业愿意对其进行投资,这有利于保持稳定的合作,也是很多大公司的一种战略。”家电行业观察人士梁振鹏对「我有嘉宾」说。

智能电视芯片已经成为晶晨半导体的第二大收入来源,该业务占其营收比例,从2016年的17.82%跃升到2018年的33.13%,在2018年度智能电视芯片出货量达到2000万颗。虽然与华为海思1亿颗的出货量相比,晶晨半导体仍有差距,但拥有一批核心下游客户的他,已经在智能电视芯片领域站稳脚跟。

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预计,智能电视的渗透率将在2020年达到90%,这将进一步挤占OTT智能机顶盒的市场。趋于饱和的电视市场,也从2016年开始逐年销量走低,智能电视在取代非智能电视的同时,也对智能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❹ 再战智能家居

当下的智能电视只不过在内容上与互联网结合,但具体到智力化水平上,还远远称不上“智能”两个字,电视行业向高清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离不开芯片的技术提升。

“面板是电视厂家的成本大头,但面板厂家就那么几个,产品的差距并不大,可是电视的清晰程度、响应速度和智能化水平千差万别,这源于各个电视厂家使用的芯片和自身系统集成的技术差异,未来这方面的竞争会更加激烈。”陆刃波说。对于电视行业的发展趋势,他表示价格的比拼已经接近尾声,接下来是智能化的战场。

随着近年来国家大力扶持半导体产业,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独立造芯。“做电视没有自己的芯片永远都是二流企业。”海信董事长周厚健在2015年底发布电视芯片如此说到。芯片产业先有长虹、TCL、海尔、海信等入局,近期的康佳、格力等纷纷加码芯片,越来越多的黑电、白电巨头杀入芯片领域。

市场竞争进一步加剧,过去的客户逐渐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晶晨半导体这次又把产业转型瞄向人工智能领域,在其科创板募投项目中,提出了全新的产品规划,发展AI超清音视频处理芯片和国际(国内)8K标准编解码芯片。

AI超清音视频处理芯片主要应用于智能家居和智能安防领域,是晶晨半导体依托视频技术开拓的全新业务领域。2017年,晶晨已经实现AI音视频系统终端芯片的量产,只不过产品处于市场培育期。2018年该业务只占公司营收额的11.21%。

芯片是智能家居和智能安防终端设备网络中实现互联互通、远程控制、智能交互等功能的核心,每台智能终端设备至少配置1颗或多颗芯片用以接收、处理、发送信息,因此智能家居和智能安防终端对芯片产品的市场需求不断增大。

目前人工智能芯片产业化最快的是图片和视频的大数据处理,用得最多的地方就是视频监控了。2015 年以来,指纹锁、智能摄像头等智能安防类产品落地并受到了广泛关注,使智能安防的发展速度高于其他行业领域。

当然,这个市场也是巨头云集,德州仪器、恩智浦、索尼、特威、三星等传统芯片豪强林立,华为和海康威视也已经强势进驻,各类跨界AI芯片企业也快速向安防监控市场渗透。晶晨半导体主攻音视频处理芯片,因此躲过了竞争最激烈的系统级芯片战场,而且公司在产业链上的独立性也为其获得了加分项。

华为入局安防市场就让该产业传统龙头海康威视寝食难安,华为在2018年正式推出4K高清摄像机,安防产品线已默默从后台走向前端,能让其自由游走在安防领域的最大底气就来自于芯片。海康威视是华为海思安防系统芯片的最大客户,缺芯的海康威视被华为握住了发展咽喉,也于2018年开始了造芯计划。

华为海思与晶晨半导体在过往市场上就是竞争对手,随着晶晨半导体把发展重心偏向智能家居市场,将会与在安防市场有先入优势的海思芯片再次产生竞争,对于企业来说,这又是一场短兵相接的肉搏战,对于消费者来说,这无疑是产品性价比提升的好时代。

文/郭冀川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