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14.33亿元!海澜之家悉数收回 原旗下女装爱居兔分文未用

时代周报  4.66万阅读  2019-09-27 16:33:13

近日,海澜之家股份有限公司(600398.SH,下简称“海澜之家”)剥离旗下女装品牌爱居兔,被戏称为“男人的衣柜装不下女装”。

但该笔转让价格接近4亿的交易仍是关联交易,受转让方赵方伟、江阴得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江阴海澜之家投资有限公司,皆为爱居兔原管理团队。

其中,赵方伟从2015年担任公司董事,在任期未满情况下,于9月15日提出辞职。

翌日,9月16日,海澜之家发布《江阴爱居兔服装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拟转让其持有的女装品牌爱居兔100%股权,标的股权转让价格合计3.82亿元。

虽然将股权100%转让,但因受转让方仍是海澜之家关联方,业内有观点认为,海澜之家对爱居兔仍“藕断丝连”。

9月24日,海澜之家发布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资料显示,计划用于爱居兔的14.33亿元募集资金将转入公司自有资金账户,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时代周报记者于9月24日致电海澜之家董秘办,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我们把股权卖给了三个公司,今后我们只属于参股公司,不负责爱居兔的经营。”

言下之意,海澜之家彻底告别爱居兔的经营。

转让协议公告中,海澜之家表示:“本次交易符合公司整体经营和发展策略,爱居兔品牌自创立以来,经过多次品牌定位的调整,品牌整体经营业绩未达预期。”

事实上,近几年来,海澜之家陆续涉足童装、女装等领域,扩大经营范围寻求业绩新出口。“未达预期”正是海澜之家多品牌战略目前的尴尬状态。

1

爱居兔业绩“变脸”

海澜之家总在风口浪尖处。

早在今年4月,海澜之家股东大会上,有小股东质疑该公司经营能力,被海澜之家董事长周建平雷霆怒怼。

“如果你水平足够,就是你来当董事长了。”“营收规模没超过海澜之家的,就不配质疑海澜。”“最高级别的设计师都在海澜之家,从销售额就可以看出问题,没有人超过海澜之家,就说明我们现在是最好的”。

周建平

2019年半年报中,海澜之家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但归母净利润21.3亿元。

“爱居兔女装没有达到预期经营目标,剥离出上市公司就成为必然;此外,近年以来海澜之家从三四线市场进军一二线市场,主品牌实际经营效果同样没有达到目的。”9月19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爱居兔曾是海澜之家三大主要品牌之一,成立于2010年,定位为大众时尚女装品牌,以20-39岁的女性顾客为主。后者在其官方简介中称,爱居兔发展势头十分良好,是公司重点发展品牌。

据往年财报显示,2015年到2018年,爱居兔营业收入从3.05亿元增至16.98亿元,平均每年营收增长4.5亿元;门店数量也增加4倍有余,至1281家,在海澜之家分支品牌中店铺数位居第二。

然而,爱居兔业绩上半年突然“变脸”。据转让协议公告数据显示,爱居兔资产负债总额在短短八个月增长近3亿元,从2018年末4.3亿元增至8月底7.1亿元;净利润同样一落千丈,从3.2亿元下滑到-2536.38万元。

海澜之家在8月29日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中分析国内女装市场,称上半年服装行业整体增速放缓,国内女装行业消费者需求变化较快,规模增速不断下降,且国际和国内品牌众多,市场集中度较低,行业竞争异常激烈。

“海澜之家模式在主品牌发展受限的情况下,开始品类延伸与多品牌扩张,但仅凭增加门店数量、跑马圈地等老旧运营方式导致女装业绩下滑。”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为提高爱居兔产品质量、增加货品存储空间,海澜之家曾在2018年7月发行3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其中4.7亿计划将用于建设爱居兔研发办公基地,10.93亿元用于建设爱居兔仓库,总投入计划约15.63亿元。

而在9月24日的最新公告里显示,目前上述投入计划全无实施,被转入海澜之家公自有资金账户的14亿元,正属于上述投入计划的资金。

2

多品牌战略显疲态

事实上,不仅女装品牌爱居兔业绩危机,其余副品牌也均出现营收与毛利背道而驰现象。

据了解,目前海澜之家除主品牌外,共有五个服装品牌,种类分别涉及职业装团体定制品牌圣凯诺、潮流运动鞋服品牌黑鲸、休闲男装品牌AEX、女装品牌OVV和童装品牌男生女生。

2019年上半年,海澜之家通过降低价格换取更多产品销售。

财报显示,除爱居兔外的其余副品牌在上半年营收普遍大幅上升,其中圣凯诺实现营业收入9.36亿,同比增长12.88%,其他品牌在报告期间内实现营业收入3.08亿,同比增长993.07%。

但毛利率却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圣凯诺毛利同比增长-2.04%,其他品牌则增长-24.92%。

海澜之家在半年报中坦言,公司目前针对童装、年轻时尚、轻奢等其他服装细分领域及家居生活领域推出多个子品牌,实现对细分市场的覆盖,新品牌培育时间一般需要3-5年,且前期推广费用较大,新品牌后续发展仍然需要持续的资金投入,能否培育成功具有不确定性。

海澜之家此次出售爱居兔股权也在为多品牌战略做准备。该公司在转让协议公告中表示,将爱居兔控股权转让给该品牌核心管理人和经营团队,既可降低公司的运营成本与经营风险,减少资源的低效投入并集中资源投向发展势头更好的新品牌。

事实上,海澜之家最为普通消费者所诟病的,是其产品本身款式、风格等研发设计呈现。

业内普遍认为,海澜之家研发力度远不够。财报显示,海澜之家在2018年研发产品投入4901万元,而该年度总营收近两百亿,研发费用仅是其0.26%。

今年5月,深圳潮牌 Roaringwild 曾在微信公号发布文章和视频称,海澜之家旗下品牌黑鲸有三款 2019年新品 “抄袭”自己在2018年的春夏旧款。此外,视频指出,海澜之家还曾“模仿”过SUPREME、巴黎世家等品牌的单品。

“海澜之家核心的问题依然在于产品的竞争力不够,同质化的经营模式导致产品的同质化加剧,这是无法规避的错误。”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需要海澜之家在原有经营模式做重大的改变,因应市场发展需求与用户需求,做好海澜之家的品牌定位与产品定位,加大产品自我研发能力才会具备一定的竞争力,不然挑战只会越来越大。

3

库存量成拖累

海澜之家存货量巨大,也成为其业绩上难以绕过的槛。

财报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底,该公司存货高达88.42亿元;回顾往年存货情况,近三年来,海澜之家库存余额保持在84亿元以上,甚至一度超过95亿元;存货占营收比重也在50%左右。

而同样以男装出名的七匹狼、报喜鸟,二者在2018年期末的存货营收比分别为27.44%、26.37%。

对比2018年海澜之家与七匹狼细分货品库存,财报显示,七匹狼库存量为2855.39万件;海澜之家T恤衫一款产品库存就高达2170万件,裤子、衬衫库存量在一千万件以上,羽绒服、针织衫接近一千万件,其余各项均在500万件上下徘徊。

“由于公司运营模式的特点,存货包含公司仓库的存货以及门店未实现销售的货品,同时主品牌海澜之家的产品销售两季,导致公司的存货规模较大,相应存货管理成本较高。” 海澜之家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

9月19日,一位海澜之家店长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店铺库存衣服很多,专门清点整理库存的员工觉得工作太累,有几个员工都申请辞职。

“海澜之家的经营模式在发展初期是适合的,但随着规模逐步做大之后在供应链上游合作逐步减弱,品牌采购比例在逐年加大,导致库存在加大。”程伟雄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为解决燃眉之急,海澜之家采取线上线下“双轮战”。但在线下,海澜之家仍不断扩张店铺。

半年报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30日,海澜之家新开门店551家,关店356家,净增195家,公司门店总数7740家。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