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 -

创业板指 - -

深证成指 - -

上证50 - -

打开  APP

猫眼七年磨一剑 大年三十流血上市

2962阅读  02-04 08:01

【猫眼七年磨一剑 大年三十流血上市 】2月4日,大年三十,猫眼娱乐即将赴港上市。它的背后站着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猫眼引用艾瑞咨询的报告称,它已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服务平台,截止2018年9月30日占据60%以上市

2月4日,大年三十,猫眼娱乐即将赴港上市。它的背后站着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

猫眼引用艾瑞咨询的报告称,它已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影票务服务平台,截止2018年9月30日占据60%以上市场份额,其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已达到1.346亿。

猫眼的起家,一方面是中国电影市场的崛起,另一方面是凭借“票补”以低价抢夺用户策略的成功。据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突破600亿元。而在线电影票务的渗透率则高达85.5%,是2012年的四倍之多。

但是随着票房和观影人次增速两项数据双双放缓,2018年10月,票补策略也被正式叫停。对于猫眼来说,流量红利已到天花板,上市就成为一个必然之举。

不久前,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在腾讯投资年会上就表示,现在不是冬天,而是下半场的开场青铜时代,过去的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已经结束。

王慧文认为,未来的资本收益率降低的同时,运营模式也将变得高度复杂。

这样的背景下,2018年中国互联网公司掀起第四次上市潮,互联网企业纷纷到香港扎堆上市,但强如小米、美团,都没逃过破发命运,至今股价仍在发行价上下徘徊。

对于猫眼来说,此时上市,虽然并非最好的时机,但也是无奈之举。从其招股说明书可以发现,现金流吃紧、扭亏为盈的压力,或许是其寻求上市的原因所在。

2019年贺岁档八部电影扎堆

猫眼将于2月4日登陆港交所,第二天恰好是猪年的大年初一,将有8部大片扎堆贺岁档。在竞争最为激烈的春节档前夕上市,猫眼能借这把火驱寒吗?

流血上市

猫眼是流血上市,并且这血,一时还止不住。

据招股说明书:从2015年至2018年9月30日,3年多时间,猫眼共亏损超过20亿元。最新数据是,至2018年11月30日,营收35亿,经营亏损1.18亿元。

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烧钱换市场”。2018年春节,猫眼的竞争对手淘票票通过支付宝、手淘等入口给用户发红包,将其春节档市场份额拉到逼近50%,猫眼只得跟进。

这一场“补贴战”,导致2018年猫眼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几乎比上一年翻了一倍

猫眼披露,截至2018年9月30日,其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净额为14.33亿元。也就是说,猫眼的现金流正在变得紧张,这也是迫切寻求外部融资的一个原因。

猫眼原是美团内部孵化项目,2013年开始运营,2016年被分拆成为独立公司,并引入光线传媒作为最大股东。2017年,在腾讯主导下,猫眼与竞争对手微影时代合并,猫眼原CEO郑志昊任新公司CEO。尔后,腾讯又进行了一轮战略投资。

美团在关键位置为”猫眼引流

这一轮资本操作后,猫眼背后站着光线传媒、腾讯、美团、微影四大股东,颇为复杂。据其招股说明书,上市之前,光线传媒及其关联方为猫眼最大股东,持股48.8%,微影时代、腾讯、美团的持股比例分别为20.62%、16.27%、8.56%。

董事会也是“四足鼎立”,6位非执行董事中,光线系3席,微影、美团、腾讯系各领一席。

猫眼董事会名单。据猫眼招股说明书

猫眼CEO郑志昊是董事会中唯一一位执行董事,仅拥有猫眼2%的股权,相当于职业经理人。此前,郑志昊曾担任过腾讯副总裁、美团点评的平台事业部总裁。猫眼从美团拆分出来时,郑志昊接替休病假的沈丽,任猫眼CEO。

作为猫眼娱乐的最大股东,光线传媒自身的压力也不小。2018年,它的股价一路下跌,还把旗下的新丽传媒卖给了腾讯。尽管2018年光线传媒的预计净利润为12.6亿至15亿,但如果除去卖出新丽传媒的投资收益,主业也是亏损。

由此看来,尚未扭亏的猫眼之所以着急上市,并不排除背后的股东急着变现。

据公开资料,猫眼此轮IPO预计募集资金为3.45亿美元。猫眼声称,募集资金将用于提升平台实力、研发和技术基建、潜在投资和收购,多为巩固已有堡垒,并无推进之举。

票补成历史,内容为王道

不光共享单车、网约车领域有烧钱大战,在线电影票务市场也有。猫眼能登上中国在线票务“老大”的位置,“票补”的策略功不可没,但这已成为历史。

相信很多影迷还记得2014年暑期档火热的《变形金刚4》,这也是在线电影售票平台第一次进行大规模补贴。据公开资料,当年的猫眼通过“9.9元电影票”,直接为《变形金刚4》贡献了30%以上的票房。

此后数年,低价电影票盛行,爆满的场次背后,是投资人的钱在燃烧。

虽然中国票房成绩节节攀升,但终究是资本泡沫下的虚幻繁荣。著名导演冯小刚就曾“炮轰”票补现象,他说,一个电影宣传费加上票补一个多亿,甚至超过电影本身。“这(是)个恶性循环,年轻导演、年轻影视公司的小片怎么生存?”

2018年10月1日开始,第三方和影院自有渠道的线上票补被取消,第三方销售平台的服务费用也被限制“不得超过2元”,其中系统服务方收取1元,网络售票平台收取1元。

“票补”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它确实培养了中国观众线上买票、影院观影的消费习惯,但也助长了粗放的低价竞争之风。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曾对媒体表示,取消票补能让电影行业回归内容质量和平台产品竞争。

对猫眼来说,此前靠低价打下的江山,以后要靠“服务”、“内容”来守住。

猫眼称,根据艾瑞咨询报告,它已是中国排名第一的国产电影主控发行方。

不过光掌控票务端远远不够,猫眼已将它的触手伸向影视内容制作的上端。经过几年的布局,在线票务的比重已经显著下降。如今猫眼的收入构成中,在线票务服务收入占59.8%,娱乐内容服务占比29.8%,娱乐电商、广告服务等占比均为5.2%。

猫眼收入来源,据猫眼招股说明书

猫眼试图通过“买买买”的方式来拓展业务。

2018年7月,猫眼与欢喜传媒签订合作协议,将收购对方约15%的股权。欢喜传媒由董平、项绍琨、宁浩、徐铮等创立,曾出品《港囧》、《绣春刀II》等影片。入股后,猫眼可获得欢喜传媒项目的投资权和独家宣发权。

猫眼还透露,正与一些公司就收购事宜进行接触,包括在线视频、一家娱乐内容制作,以及电影制作、制片及发行公司等。事实上,自2016年开始,猫眼就以联合出品方的方式参与了多部电影的制作,其中不乏成功案例,如爆红黑马《羞羞的铁拳》。

但亏损也不容忽略,猫眼披露出品的31部影片中,亏损17部,超过五成。

大战将启

如今的中国电影在线票务市场,是猫眼与淘票票“双寡头”之争。来自咨询机构易观的数据称,2018年上半年,猫眼微影、淘票票市场份额分别为55%和37%。

但猫眼的“第一”地位并不稳固。

猫眼最新披露的月活用户数为1.346亿,其中95%的流量来自投资方腾讯的微信、QQ,以及美团、大众点评APP。而这个流量池的可挖掘空间正在变小。易观的数据显示,猫眼微影在挖掘微信、QQ等渠道的流量红利后,用户增长已经放缓。

猫眼用户多依赖腾讯和美团,据猫眼招股说明书

另一方面,淘票票则虎视眈眈。

早在2018年2月,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就放话,全力进攻,要让淘票票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在线票务平台。这不能不对猫眼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依靠手淘、支付宝的引流,淘票票正快速增长。据阿里影业2019财年中期报告,以淘票票为主的互联网宣发业务增幅超八成,盈利6000多万,扭亏为盈,实现自我造血。

猫眼的难处在于,它依托于巨头,却不归属于巨头,同时还受制于巨头。与腾讯、美团的合作确实为它带来了流量和资源,包括与腾讯影业、腾讯视频的合作,但猫眼背后错综复杂的股东关系却是隐忧,毕竟只是“干儿子”,不是“亲儿子”。

反观淘票票,作为阿里影业的一员“大将”,一方面可以专注于互联网宣发,另一方面也与阿里影业的“内容制作”、“综合开发”打出一套“组合拳”。

例如,娱乐内容制作上,仅在去年,阿里影业就联合出品及发行了《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无双》、《碟中谍6:全面瓦解》等叫好又叫座的大片,2019年初刷屏的《啥是佩奇》,也是阿里影业出品的贺岁档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的预热宣传片。娱乐电商上,阿里影业旗下阿里鱼专门进行IP开发,也已实现盈利。

不久前,阿里宣布将增持阿里影业股权,为其注入12.5亿港元,粮草充足。

业内人士称,中国电影只有两档,一是春节档,二是其他档。猫眼在春节档前一天敲响上市钟声的猫眼,敲开的其实是中国电影在线票务平台的下半场大战。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客服邮箱kf@123.com.cn,转载稿件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