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丰慧论市:依靠技术力量或许能够倒逼旧体制变革

01-14 14:46 云掌财经

跨年夜微信红包创收发量新高,元旦收发总量23.1亿次。

这仅仅是微信一个平台收发红包量的统计,如果加上支付宝、微博等平台红包的话,元旦收发量将远远高于上述数据。

从元旦来看,收发红包的活跃程度确实感觉明显提高了。就连一直对发红包“不屑”的笔者,元旦也第一次参与到收发红包的队伍之中。几个红包发下来,还真有点上瘾。初尝了红包的魅力。

微信等电子红包绝对是一大创新,是对传统红包模式意义的颠覆。与传统过年过节亲戚之间发红包相比,微信等电子红包延伸了红包的群集范围,把红包扩展到无论亲戚、是否熟识的几乎所有群体。这是一大颠覆。另一个颠覆是跨越了时空地域限制扩展到全国甚至全球。比如微信微博支付宝等这些平台全球人聚拢在这里享受发红包、收红包的快乐。

最大的颠覆是,过去红包仅限于自己亲朋好友之间、长辈给晚辈具有贺喜赏赐性质的“礼物”,而现在变成了一种大众之间生物层面不见面的全民娱乐活动。

据了解,2014年除夕夜微信红包收发总量为0.16亿个,2015年除夕期间微信红包收发总量突破10亿个,今年元旦破20亿。基本上呈现出几何倍数爆发式增长格局。如此迅猛发展说明微信等电子红包,这种喜闻乐见的大众娱乐活动深受民众欢迎,契合了市场需求。这是其市场潜力所在。

当然,微信红包出现的赌博、变相行贿受礼等都只能是支节,不碍电子红包发展的大方向。

作为一个研究经济金融人士,更加关注微信等电子红包背后的金融现象。支撑微信等电子红包爆炸式发展的是背后网络支付方式和工具的创新。正是微信、支付宝等网络支付工具的发展才支撑电子红包的盛行。一切电子红包等必须借助网络支付工具。大众全民娱乐的电子红包应该感谢中国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的伟大创新。

从网络支付之间、网络支付与传统银行之间的竞争看,电子红包绝对是争夺客户的重要手段和工具。用什么网络支付工具发红包,必须首先启用或者说连接上这个网络支付工具,比如用微信支付发红包,首先设置好微信支付,那你自然而然就成为微信支付的客户。就连在微博抢红包都必须首先成为发红包者的粉丝。就拿微信元旦收发总量23.1亿次,微信支付增加的支付客户就相当可观的。当然,微信红包发与收也是客户体验最好的。

在大众把电子红包作为全民娱乐的形式时,背后确实是对网络支付客户非常激烈的竞争争夺战。无疑,在这场争夺战中微信暂时获得全胜,支付宝与微博紧随其后。传统银行早就out了,早就被摔到九霄云外了。

从电子红包爆炸式发展看,世界包括中国在内依靠互联网为核心的创新力量是无法阻挡的。任何试图阻止这个趋势的发展,都只能阻挡一时绝不能阻挡永久。因为,创新是无止境的。无论你出台什么监管办法试图扼杀网络支付等互联网金融,以及扼杀网络专车等新业态,最终都是徒劳无功的。即使这些创新被扼杀了,说不定新的创新工具又迸发出来了。比如,隐约感到货币金融的革命性创新的区块链技术正在孕育萌生。这个技术一旦成为气候,再强的强势监管似乎也无能为力。

笔者越来越相信和坚定自己的一个判断:旧有体制破除阻力重重情况下,依靠技术力量或许能够倒逼旧体制变革。

责任编辑:admin
本站郑重声明:云掌财经所有平台仅提供服务对接功能,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用户需独立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相关阅读

分享至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