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

云掌财经  让你更懂财经

上证指数 2736.48 3.01%

创业板指 1370.38 2.90%

深证成指 8136.34 3.15%

上证50 - -

打开  APP

2018年保险股权之变:至少19家险企股权更迭 8险企股东彻底退出

财联社01-11 16:29

【财联社】(记者 牛颖惠 吕宇凰)2018年已去,但是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

随着银行、保险行业股权结构治理监管政策趋严,各路资本对于金融业的热度开始降低,尤其是保险业,2018年保险牌照0批筹,至少19家险企因各种原因发生股权更迭,8家险企的股东彻底退出保险市场。

近日,一家股东第二次挂牌险企5%股权,价格不高,但外界对此仍不甚感兴趣。是什么让保险牌照降温,又是谁在清保险公司股权?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当资本涌入保险行业的热情逐渐退却,更具实力和保险业长期经营初衷的股东将留下来,有助行业稳定及良性发展。

保险公司股权的变化只是一个开始

有潮起即有潮落,股权更迭之下,资本对于保险业的关注开始悄悄发生变化。

财联社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仅银保监会批复保险公司股权变更的企业涉及13家,包括未经监管批准的股权变更在内,则至少有19家保险公司发生股权更迭。其中,至少有8家保险公司的股东彻底退出了这一市场。相比之下,2015年-2017年这3年间,有上百家公司涌入保险领域。

2019年1月8日,百年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发布了变更股东的公告。根据公告,大连万达将持有的9亿股百年人寿股份转让给绿城房产,占百年人寿总股本的11.55%,交易金额为27.78亿元。转让完成后,绿城中国全资附属公司绿城房产接替大连万达成为百年人寿第一大股东。此番股权更迭意味着万达集团将彻底退出百年人寿,彻底退出保险业。

近日,海航集团举行非主业资产处置推介会,将房地产、金融、类金融的待处置资产向投资者推荐,其中就包括其所持有的渤海人寿的股权。

就在不久前,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和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项目信息显示,武钢集团和中电工程分别挂牌拟出清持有的长江财险18.67%和16.67%的股份,武钢集团和中电工程分别是长江财险第二、第三大股东,一旦挂牌成功,上述两大股东将彻底告别保险业。

此外,包括恒邦财险的股东江西行政事业资产集团有限公司、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的股东英联视动漫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国任财险的股东重庆两江金融发展有限公司、新光海航人寿的股东海航集团有限公司、利安人寿保险的股东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等都相继退出了保险市场。

还有一些保险公司股东处于自身战略调整、监管政策等的考虑开始腾挪股权。例如,2018年10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新光海航人寿增资和变更股东的方案,经过一系列的辗转腾挪,台湾新光人寿持股比例从50%稀释至25%,柏霖资管持股比例20%,香江金融持股20%,乐安居持股11%,冠浦房产持股10%,海航集团不再持有股份。

11月26日,以天茂集团为首的五家中资股东与法国安盛签订股份出售和购买协议,同时出售所持全部安盛天平股权,交易总对价达约46亿元人民币,交易完成后,安盛天平从合资险企正式变身为外资独资险企。

值得关注的是,还有一些保险公司的股权公开售卖,但是始终无人问津。例如,已经成立14年的信泰人寿在淘宝拍卖平台拍卖股权,但该笔股权最终无人报名落得流拍;由于“无人问津”,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拟将其所持有的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出清,且挂牌转让价较2月前首次挂牌价格“打9折”。

有保险业内人士认为,现在一些要做金控的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要出手保险股权,现在不少保险公司股权的变化只是一个开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保险属于金融的一个组成,门槛比较高,资本对于保险牌照的热情还是有的,2018年是比较特殊的一年,监管部门“三定”方案落地,不少部门还在整合阶段,另外,整个保险市场,尤其是人身险市场出现了比较大的负增长,加上2018年投资收益率并不理想,股权变化格外显眼,未来保险牌照的审批还是会慢慢放开的。

不过,他还表示,中国的保险市场,其实增长的空间和潜力还是非常大的,比如就以寿险为例,虽然去年的形势不太好,但是由于中国人口老年化的大背景,接下来,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是很多人包括外资公司都看到的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

“现在整体形式不好,好资产很少,资产的投资收益率也很难上得去,保险公司又不敢冒风险,资产收益率受很大影响。2018年财险业的保费增速下来了。寿险业的保费增速也掉的非常厉害,资产收益率也在下滑,所以大家的信心也受到了一些打击。”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保险系教授郭振华对财联社记者表示,2019年保险行业的整体预期仍不乐观,因此判断资本对保险业的热情也会下降。他认为,能留在行业中的都是准备踏踏实实做好保险本职工作的。

透视股权结构治理 多家险企股东面临退出

近日,太平洋人寿董事长徐敬惠表示,个别保险公司在经营管理中偏离主业,通过违规股权代持等形成“一股独大”,实现对公司经营的完全控制,把保险公司异化为股东的融资平台和“提款机”,严重破坏了行业生态。

也正因此,一些不合格股东面临被动退出保险业的现实。

事实上,2015-2017年,社会资本对保险牌照趋之若鹜,在监管排队申请牌照的公司一度达到200家,2016年监管批准筹建22家,随着监管趋严,2017年降至6家,2018年保险牌照批筹变成了0。

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在银保监会提出“三定”方案后,指导银行业和保险业机构开展加强股权管理、规范股东行为、健全法人治理结构,不符合条件股东将逐渐退出。另外,相比前些年,随着保险业回归保障,价值型业务成为主方向,保费获取成本、难度提高,资金成本也所有提高。并且,随着国内经济环境等的变化,一些股东方也自身经营战略的考虑,撤离这一市场。

徐敬惠也认为,为切实加强股权监管,整治市场乱象,2018年监管修订并发布新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将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上限降至1/3,并对股权实施穿透式监管和分类监管,严格限制保险公司股东准入门槛,推动社会资本对保险业的投资回归理性。

朱俊生认为:“基于不同市场时期股东战略的考虑,这个现象还算正常。他认为,2018年最大的变化是股权管理办法出台,要求比较严格,对一些公司影响比较大,不少公司股权变化都是因为新政不得不作出的调整。

事实上,除了过往个别保险公司股权结构上的乱象,行业的经营在2018年面临挑战。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曾表示, 2018年,保险业开门红遭遇负增长,虽然之后增速在逐步回升,但截至当年11月末,寿险公司整体业绩依然表现为负增长的态势。尤其是一些中小寿险公司,由于银保渠道遭遇断崖式的下滑,负债端严重承压;从产险业情况看,2018年产险也面临巨大挑战,新车销量增速趋缓,市场竞争愈发激烈,所得税快速增长,盈利能力下滑,现金流压力也急剧增加。

“整个宏观经济形势影响,投资、消费方面的状况也会传导至保险业,这导致保险需求也受到影响。比如固定资产投资下降,那么工程险需求就会下降;汽车销量下滑,汽车险的销量也下滑;工厂的存在数量与企财险业务量也直接相关。”郭振华认为,经济大环境是保险业今年整体遇冷的基础,在此基础上保险牌照的关注度也相应降低。加之监管政策要求保险业回归保障回归主业,做长期储蓄和健康险产品,这对于一些希望借保险牌照做大现金流的企业丧失了吸引力。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觉得财经热点不够全?
下载云掌财经APP看看

去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