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让你更懂投资!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上证50

打开APP

中植系再转身!解家二代收缩金融板块,新路线能化解风险?

作者 | 四象

编辑 | 万佳丽

来源 | 征探财经(ID:teccj6)

2003年9月,毛阿敏录制了一个专辑《美满》。一年前,上海姑娘毛阿敏与东北伊春人解直锟相识,之后,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并在2003年结婚,毛阿敏充满了幸福感。“美满是左手的快乐,美满是右手的寂寞。”(《美满》)

婚后的解直锟春风得意,开启了令人惊叹的财富人生,近20年时间里,打造了一个万亿帝国。

天有不测风云。2021年12月18日,中植企业集团官网发布讣告,公司创始人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于当日9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61岁。

解直锟永远离开毛阿敏不到一个月,中植企业集团就公示一则消息,旗下4家基金销售公司合并。这意味着,过去拥有4张基金销售牌照的中植系,如今变为1张。

驰骋资本市场数十载,中植系的建立与解氏家族息息相关,其中,解直锟的外甥刘洋跟随多年。从初入资本市场,到发力房地产,再到中融信托转型,刘洋证明了自己,也在解直锟去世后,走到台前;另一边,解直锟的大女儿解蕙淯、侄子解子征同样参与其中,通过在内协作,或在外联合的方式,推动着家族前进,建立起撬动万亿资金的帝国。

实业发家,中植系第一次转身是在2008年,重点转向金融投资板块。中植系在市场上的惯有打法,被冠以“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的运作模式,其中X部分是艺术品、拟上市企业股权等原始资产,即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进一步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减持套现。从投资特点看,中植系多是通过定增潜入上市公司,不争老大。

但是,股市波动等风险因素下,中植系的打法近些年已多次被套牢;与此同时,旗下第一大财富平台恒天财富销售产品问题频现,部分产品出现逾期。另外,中植系踩雷乐视网、康得新、长生生物等公司,损失不菲。

金融监管趋严,资本运作难度加大,杠杆游戏风险剧增。这一次,中植系被迫转身,回归实业,致力实业、资管双驱动。

然而,失去了创始人的中植系,面临的挑战如同山崩海啸。刘洋、解蕙淯等二代能够带领中植系走多远呢?

01

家族特征

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区,一个仅有19户人家的小山村,解直锟的故乡。

家境贫寒,1961年,解家第5个孩子出生,取名解植坤(原名)。解直锟前面有3个姐姐和1个哥哥——解植春,日后中央汇金的总经理。低调的解植春,很少公开露面。其人脉资源,丰富而绵长。

拥有一个好哥哥,是解直锟之福。就在老家,年轻的解直锟就完成了人生的初步积累。上世纪80年代,解直锟仅是五营区印刷厂的一名工人。80年代,不少国有和集体企业的经营出现了问题。80年代末,国家层面推进两权分离,实行多种形式的承包经营责任制。如同那时候许多人脱颖而出一样,能力突出的解直锟在五营印刷厂出现困境时,被任命为厂长进行了承包经营。

解厂长带领下,五营区印刷厂经营出现了好转。尝到了改革甜头的解厂长,此后又开始经营面食厂、储木厂、水泥厂等。木材是林木资源丰富的好生意,许多人借此实现了飞跃。

几年时间里,解厂长就实现了财富积累,从而可以放手大干。那时候的黑龙江,是一片热土。中植系最早可追溯到1995年成立的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则是1989年注册的五营区地方企业联合开发公司,注册资本140万元。

2000年4月,根据伊春市人民政府《关于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改制有关事宜的批复》等要求,解直锟与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工会委员会共同发起设立——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从股权看,本次改制,解直锟出资1.78亿元,占股80%;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工会委员会出资0.4亿元,占股20%。

2000年5月20日,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召开股东代表大会,决议更名为——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植集团”)。中植企业集团以资本金2.78亿元转增注册资本。

上世纪90年代末,中植系的版图也逐步扩展到北京、上海等地,解直锟也更多的出现在了北京、上海等地。随着中植系的扩张,家族人员逐步加入。

1975年出生的刘洋,是解直锟的外甥,与同样毕业于黑龙江大学的解植春还是“校友”。1998年,刘洋就辞去银行工作,追随解直锟,逐步成为其左膀右臂。

进入中植系后,1998年,刘洋在上海参与组建金智投资有限公司,踏进资本市场。早在1997年,解直锟就瞄准了地产业,其主导产业涉及房地产开发。2001年,26岁的刘洋出任盟科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30余个楼盘相继落成。

解直锟家族成员履历表

2008年,解直锟改变战略,带领中植系以金融投资业务为核心,着力发展资本市场业务。这种背景下,2009年,刘洋担任中融信托董事长,致力改变银信合作为主的经营模式。2010年上半年,公司自主管理型的集合信托业务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七成。

刘洋用行动证明了自己。2009年10月30日,中植集团召开股东会,审议同意解直锟将所持中植集团80%的股权全部转让给刘洋。同日,两人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书》。

这次转让,更蹊跷的事情发生在两年后,刘洋将所持股权转给另一个解家人——解蕙淯,解直锟与前妻的女儿。2011年2月,刘洋将所持中植集团80%的股权全部转让给解蕙淯,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工会委员会将所持中植集团20%的股权转让给刘义良,刘义良是解直锟的伊春老乡,中植系的关键人物之一。至此,解蕙淯认缴4亿元,占股80%;刘义良出资1亿元,占股20%。刘洋在这个过程中,成了一个二传手。

又经过一轮轮变化后,中植集团股权结构才基本落定:解直锟实控的中海晟丰(北京)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认缴38亿元,占股76%;刘义良认缴 8亿元,占股16%;解蕙淯出资4亿元,占股8%。

解蕙淯,又名解茹桐,专注艺术相关领域,为哈佛大学博物馆管理学硕士、北京大学艺术史博士。嘉诚中泰文化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诚中泰”)成立于2010年,解蕙淯全资控股,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承办展览展示、销售工艺美术品等。

嘉诚中泰并非如此简单。

解蕙淯通过嘉诚中泰,参与到中植系的资本运作中。比如,2019年,中植企业集团联合嘉诚中泰、嘉诚中泰控股公司——西藏诺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信资本”)以25亿元收购大名城600094.SH)旗下中程租赁有限公司。目前,中程租赁有限公司为解蕙淯实控。

乐视大厦被指自卖自买的闹剧,解蕙淯同样卷入。2021年12月3日,韬蕴资本发布声明称,乐视网公司总部乐融大厦竞拍者——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资金实际源自中植系公司。此次拍卖中,躲在壳公司背后的浙江中泰既是拍卖人又是竞拍人,浙江中泰是中植系的核心公司之一,解蕙淯为关键人物。

另外,解直锟的侄子解子征同在中植系工作,任职中植企业集团董事、中海晟融(北京)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海晟融是“中植系”五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解子征同时担任甘肃西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等职务,并曾担任西北矿业法人,西北矿业目前实控7家矿业公司。

02

资本平台

中植系资本运作的核心枢纽,是中融信托。

中融信托前身为哈尔滨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2002年,中植集团出资1.2亿元,占股36.92%,一举成为第一大股东,此后陆续增持占比至67.69%。2010年,刘洋掌舵期间,央企中国恒天控股的经纬纺机000666.SZ)入股中融国际信托,收购36%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至此,中融信托具有央企背景。

从股权机构来看,中融信托2020年年报显示,第一大股东为经纬纺织,持股37.47%;第二大股东为中植集团,持股32.99%。

中融信托能力不可小觑。截至2020年末,中融国际信托自有资产285.58亿元,公司及各子公司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8898.83 亿元,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55亿元。

方正证券研报显示,中植系通过中融信托这一平台筹措资金、并收购原始资产,之后参与上市公司的资本运作从而获得股权,中融信托与体系内其他金融平台互相合作,接续资金、放大杠杆,从而分散风险。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中植系的四大财富平台。

2011年,中植集团分别控股或参股成立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4家财富管理公司。其中,恒天财富、大唐财富股东具有央企背景,恒天财富大股东为中植系公司,持股45%,二股东为经纬纺机000666.SZ);大唐财富架构与恒天财富类似,大股东为中植系公司,二股东为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具有央企背景。

从盘子来看,截至2021年上半年,恒天财富新增资产配置规模近1055亿元,累计资产配置规模14168亿元;大唐财富累计配置资产近8200亿元;而截至2021年底,新湖财富为客户累计配置资产规模达到1.4万亿元;高晟财富盘子相对较小,“2020中国独立财富管理公司TOP20榜单”显示,高晟财富累计处理资产规模为1000亿元。其中,高晟财富则在星美集团旗下院线资产的操作中闪现身影。星美影院曾经想借解直锟控制的宇顺电子上市,最终未能如愿。

当然,中植系早已建构起综合能力。2013年,中植集团实施全面业务转型,形成金融、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囊括信托、公募基金、私募、保险、期货、典当等各类金融业态;2014年,中海晟融、中植国际、首拓融盛等资管公司相继成立,算上2011年成立的中植资本、中新融创,五大资管公司布局基本成形。

中植系控股或参股的金融企业

资本运作手法上,从枢纽中融信托看,中植系善于使用“X+中融信托+上市公司”的金字塔式运作模式,其中X部分是矿产、艺术品、拟上市企业股权等原始资产。即通过中融信托筹措资金、收购原始资产,进一步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减持套现。

中植系一般通过定增潜入上市公司,多为第二大股东,通过旗下信托等平台,为一系列资本运作提供弹药。

举例来说,甘肃西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北矿业”)成立于2007年,2008年,北京兴嘉盈商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兴嘉盈公司”)入局,增资1.25亿元,持股20.00%。至2012年,北京兴嘉盈商业投资有限公司增资至4.1亿元,持股65.6%,西北矿业负责人变更为宋丽娜,是中植系人员。

这一过程中,2008年6月,中融信托设立了西北矿业股权部分收益权信托计划,融资规模1亿元,用于受让兴嘉盈公司持有的西北矿业增资扩股收益权,此后中融信托又设立了多个类似的信托计划,通过西北矿业股权收益权融资,积累资本。

进入上市公司是下一目标。2013 年,兴业矿业非公开发行拟募集资金10亿元,其中,西北矿业认购8亿元。当年年报显示,西北矿业一举成为第二大股东,持有兴业矿业15.44%股份,此后再寻机撤退。

中植系凭借资本运作所获丰厚,但大环境的变化等因素影响,过去的方式难以为继。

03

风险难解

Wind数据显示,A股市场上,解直锟实控8家上市公司,其中包括凯恩股份(002012.SZ)、准油股份(002207.SZ)、宇顺电子(002289.SZ)、康盛股份(002418.SZ)、美吉姆(002621.SZ)、融钰集团(002622.SZ)、ST天山(300313.SZ)、美尔雅(600107.SH)。

中植系实控或参股超过5%的上市公司

实控公司近半数亏损。准油股份宇顺电子康盛股份截至2021年三季度均出现亏损,准油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287.55万元;宇顺电子为-1631.17万元,ST天山为-2175.11万元。

一向愿当二股东的中植系,成为大股东并未全是本意。比如,2019年12月,凯恩集团与中植系公司存在债权债务关系,凯恩集团未完全履行义务,将其持有的凯恩股份股票转让给中植系用于抵偿债务。

另外,中植系近年来陆续踩雷乐视网、康得新、长生生物、康美药业等公司,损失较大。

中植系金融板块同样暗藏风险。从信托平台看,中融信托是重要的资金枢纽,为中植系输血。举例来说,中融信托曾推出“汇信”系列信托计划,其中,汇信4号产品受让中泰创展持有的辽宁太平洋典当的全部股权的收益权,北京中融汇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出具承诺书,承诺信托终止如不能按期兑付,将补足本金及逾期收益。而实际上,中泰创展及北京中融汇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彼时皆隶属中植系。

从财富管理平台来看,核心平台——恒天财富代销的旗下资管平台主动管理的嘉金、嘉星两个系列私募产品于2021年未能如期兑付,总规模超20亿元,被指在投后管理中存在失职;2019年,恒天财富代销的“岁兰千里资管计划”产品逾期兑付,被指将股权投资产品宣传为固收产品售卖。

1月7日晚间,中植集团公告称,旗下北京恒天明泽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北京植信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唐鼎耀华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北京晟视天下基金销售有限公司,4家独立基金销售公司的整合工作完成。

四合一后,中植系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原先的标准化产品将全部转移到中植基金名下,中植基金由中植财富、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共同持股。

这意味着,此前传闻已久的四大财富管理公司合并事宜现已取得进展。目前,中植系过往持有的4张基金销售牌照仅剩下1张,资金腾挪空间缩窄。

中植系从实业走向金融,近年来正回归实业。暂时的接棒者刘洋表示,下一步,集团将继续按照解直锟确定的发展战略,坚持实业与资管双轮驱动,进一步突出发展实体产业,做强做优资产管理。

“别作默默无声,任人驱使的羔羊,要在战斗中当一名英勇无畏的闯将”,这是解直锟生前最喜欢的诗句。这是诗人朗费罗《生命礼赞》中的诗句,表达的意思很像毛阿敏唱过的一首歌《不白活一回》:“活就活他个地增辉,活他个拼命三郎才有滋味,有滋味。”

失去了掌门人,当下的中植系,走到了十字路口,解家二代能够撑住吗?

END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点击查看风险提示及免责声明
0 打赏

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