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让你更懂投资!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上证50

打开APP

战略性失败并购一言难尽好莱客一直靠零售大宗来回摩擦

作者:菜根谭

来源:GPLP犀牛财经

“报!欧派家居创历史新高!”

“报!志邦家居创历史新高!”

“报!主公,咱们的股票离历史高位还有”

说到这里,来报的小兵拿出计算器摁了半天,突出:“还有59.23%!大概是大腿的位置,是大腿斩!“说完小兵躬身退去。

此时的某老板脸色忽青忽紫,把桌面一掀,叮呤哐啷碎了一地杯子。打开股票K线图,看着自己控制的另外一家上市公司,也离高位还有N个涨停板的距离,心里长叹一声。公司到这个地步,总是有人要背锅的,难不成自己把自己炒掉?

某老板接通了人事的电话······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正文:

好莱客的2020年财报有点尴尬。

2020年好莱客实现收入21.83亿元,同比2019年下滑1.89%,归属上市公司净利润2.76亿元,同比下滑24.25%。

所以,在全行业一片上涨之中,好莱客的股票“鸡立鹤群”,在2020年全年上涨0.9%也或许有点道理。

接下来,GPLP犀牛财经为大家分析一下其中的逻辑。

好莱客的战略性失败

如果一家公司的战略性失败,大家觉得这个公司的成长性在哪里?

好莱客就是一个典型的战略性失败的公司。

2021年,伴随着好莱客战略制定者的离职,好莱客战略性失败也宣告间歇性失败。

好莱客的战略性失败与一个人密切相关。

这个人就是邓涛。

2019年1月18日,广州好莱客创意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近日因公司内部岗位调整,邓涛不再兼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辞职后,邓涛先生仍继续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职务。

只是,一年多以后,邓涛还是选择了离职。

2020年5月8日,好莱客发布变更公司董事会秘书的公告,邓涛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的职务。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其他任何职务,其辞职不会影响公司相关工作的正常开展。

邓涛离职为何会好莱客影响重大呢?

因为此人恰好是好莱客战略的制定者。

2018年好莱客年报惊艳了众人,而这份财报的操盘者即是时任好莱客副总经理、董秘邓涛带领20个人连续奋战多天才写就的研究。这不仅仅是一份详细的行业未来展望,更是一份好莱客战略书。

如今,伴随着邓涛的离职,好莱客当初公布的战略也就不了了之。

与此同时,在好莱客最新投资者交流会上,有投资者这么说:“公司的业绩迟迟没有内生增长,需要依靠外延,市值一直在行业属于吊车尾,说明过去几年管理层并没有打理好企业,给市场交出一份满意答卷,股东们没有享受到市场的红利,更错过了牛市。”

对此,好莱客的管理层如此回答:“好莱客一直聚集C端零售,多渠道和多品类起步较晚,新品类一直想通过资本并购来完成,但是由于没有找到好的标的进展不理想,通过这两年的努力已经完成渠道开拓/新品类自产培育和业务组织建设,管理层也在认真总结,提升经营能力,相信未来业绩会逐步释放。”

真相到底属于投资者还是管理层?

GPLP犀牛财经对此进行了认真研究及分析。

如同所示,下图为好莱客的非并购业务收入,也就是自己内生增长的收入。

据其过去三年财报显示,从2017年的18.59亿元增长到2020年20.77亿元,关键是2018年到2020年是原地踏步还略有下滑。

 (数据来源:好莱客过去三年财报)

如果是自身业务原地踏步的话,那么,好莱客业绩没有明显变化的原因是因为管理层所表述的“由于没有找到好的标的进展不理想,通过这两年的努力已经完成渠道开拓/新品类自产培育和业务组织建设。”原因吗?

如果说好的标的可遇而不可求的话?

那么,两年完成渠道开拓/新品类自产培育和业务组织建设也是存在问题的吗?

好莱客过去两年真的没有动作吗?

好莱客在过去两年真的没有任何动作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只是都不成功而已。

资料显示,2018年12月29日,好莱客与浙江雷拓移门成立合资公司,想通过购买资产、技术的方式承接雷拓的业务。

然而结果并不如意——据好莱客财报显示,其2019年门窗业务销售收入为5380.79万元,2020年只有4675.81万元,其营收不仅完全没有达到当初的预期,其赔本赚吆喝的生意逻辑也是令人不解——据其公告披露,门窗业务2019年成本为5635.56万元,2020年成本为4649.43万元,也就意味着门窗的毛利率为负数。

2019年4月11日,齐家网与好莱客宣布各出资8000万港元交叉持股设立合资公司Nola品牌,在定制家居领域开展合作,为装修公司及消费者提供定制家居家装解决方案。

这个合资品牌在好莱客的财报当中好像后续也是没有后续。

2020年,在好莱客的年报当中如此表示该合资品牌——与齐屹科技(齐家网)的合资品牌“Nola”受疫情影响,品牌拓展不畅;经“Nola”品牌董事会决议,获客将从“以互联网家装流量为主”转变为“以整装公司为主,互联网流量辅助”的形式,品牌正在积极重塑产品组合和优化渠道政策、转化模式。

也就是说,在疫情当中,Nola品牌决定以线下渠道为主而非线上为主,好莱客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受疫情影响,获客岂不是更应该转移到线上?

为了扭转颓势,好莱客也曾在2020年奋起直追。

比如,2020年5月,好莱客设立了广州好莱客家具安装服务有限公司。想把所有经销的配送、安装、售后服务统一由总部进行承担。

这个模式简单来说就是让经销商专心卖东西,然后其他后续服务交给好莱客。

看起来真的是不错,可以与经销商共赢。

只是,该战略后来成功了吗?

在好莱客年报当中如此描述该业务:“在战略执行上,需要耐心与战略定力。”

好吧,让我们继续保持耐心等待时间的答案。

最后,好莱客的公告出卖了好莱客没有“好标的进行并购”的说法。

2020年10月19日,好莱客发布公告称,好莱客用7亿元收购千川木门51%的股权。

好莱客该起并购后续如何呢?

据好莱客最新财报显示木门收入达到7.04万樘,收入1.1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1.63%和188.74%,进展可喜可贺。

但是,千川木门的并购真的成功了么?恐怕得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2021年5月1日,千川木门公众号发布讣告称,千川木门创始人骆正任先生于2021年5月1日上午8时40分在芦山县龙门镇古城村月光山组逝世,享年58岁。关于逝世的原因,讣告称骆正任于4月30日因突发疾病倒在工作岗位上。

在这里GPLP沉痛哀悼骆董事长的去世,千川木门是骆董事长一手创办的企业,卖给好莱客后也由其负责。但是,对于好莱客而言,恐怕心里除了哀悼外,还肯定有担忧的。一个公司的董事长意外去世,公司未来由谁负责?业务怎么开展?这都将持续困扰着千川以及好莱客。好莱客之所以会采用并购的方式进入大宗木门业务,就是因为人才、渠道资源都不足,并购的目的除了并购千川的资产外,更是并购骆董事长这个人的资源。

而且随着骆先生的去世,好莱客和千川的对赌该如何是好?

根据公告显示,好莱客和千川签署了并购的附加对赌协议。重大条款包含两条:

(一) 若千川木门2021年-2022年累计利润达不到3.6亿元,差额部分则由出售方用现金或者股权补足。

(二) 若千川木门2021年-2022年累计利润达不到3.6亿元的70%,则要全额返还7亿元的并购款并支付年化8%的利息。

站在好莱客的角度,骆正任是最大的回购方,而三人的关系也一眼看得出,是父亲、母亲和儿子的关系。如今家庭的主心骨去世,好莱客到底要找谁继续负责公司?如何处理对赌的责任关系?好莱客该如何是好?

好莱客的并购看起来有点一言难尽。

商务合作 请点击这里
此内容不代表云掌财经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8 打赏

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