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加载中...

云掌财经,让你更懂投资!

上证指数

深证成指

创业板指

上证50

打开APP

郭明錤一句话,毁掉歌尔股份129亿

一言九鼎、一诺千金,都比不上郭明錤一言百亿。

6月22日,A股开盘后4分钟,千亿果链龙头歌尔股份就出现9.13%的跌幅,随后就被巨量卖单牢牢封在跌停板上,市值一天蒸发了129亿元

歌尔股份股价为什么闪崩跌停?市场上众说纷纭,实际上,毁掉歌尔股份百亿市值的,只是天风国际郭明錤的一句话。

6月22日,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在社交媒体上称:

Meta的元宇宙硬件、头显业务放缓。Meta将2022年元宇宙硬件的出货量预测削减了40%(从1000万-1100万降至700万-800万)。此外,Meta还暂停了2024年之后的所有新头显/AR/MR硬件项目。

消息一出,不仅歌尔股份股价一字跌停,还带崩了整个赛道,立讯精密蓝思科技、传音控股、鹏鼎控股等也随之跟跌。

而收盘后,郭明錤在推特上又补充说明道,上一条预测是基于他个人调查和判断,并非官方数据,且将40%的下调幅度纠正为25%-35%,还表示订单削减主要在2022年下半年。

歌尔闪崩,情绪作祟?

近年来,苹果、Meta等全球顶级大厂的订单为歌尔股份业绩带来持续的高增长,但大客户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挑动投资者敏感的神经,撩动股价波动。

而Meta下调出货量,对歌尔股份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以声学、光学等精密零组件起家的歌尔股份,因代工苹果AirPods,被称为“果链”白马,并逐渐长成市值千亿的消费电子和智能终端的代工厂商龙头。

近年来,歌尔股份不断加大VR/AR设备的研发投入。2020年起,作为全球VR头显的出货主力,Meta选择了歌尔股份作为其头显产品Oculus的核心供应商,歌尔股份也因此在AirPods之外,拓展了的新增长点。

而Meta在VR/AR设备界可以称得上是一家独大。

据IDC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VR头显出货量1095万台,其中Meta旗下的Oculus份额达到80%,预计2022年全球VR头显出货量将达到1573万台,同比增长43.6%。

歌尔股份的收入结构中,VR类产品被包含在“智能硬件”这一收入分类下,而智能硬件业务给歌尔股份带来的收入,从2018年的66.27亿元增至2021年的328.09亿元,在2021年超过了包含Airpods的“智能声学整机”业务。至此,VR和耳机对歌尔股份的影响已然发生了一个扭转。

而如果郭明錤此次消息属实,歌尔股份必将成为供应链中首当其冲受到重创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个国外统计苹果爆料信息准确度的排行榜上,郭明錤2020年以来爆料的“战绩”达到142条,准确性78.2%。

不过,22日盘后,歌尔股份立即在在深交所互动平台上做出回应:公司各项业务均在正常进展中,建议各位投资者结合历史和多方面数据来甄别网络传言的真伪。公司生产经营和订单情况正常,未出现需要披露的重大变化

如此看来,今日跌停许是市场情绪因素作祟。

歌尔的被动

无论消息真假,以结果来看,郭明錤一句话就让歌尔股份一天蒸发129亿元。

如此看来,歌尔股份脆弱的股价未免太容易被市场的风吹草动撩动神经。

归根结底,无论是借“果链”东风,还是傍上Meta“大腿”,歌尔股份所扮演的都是被动的代工角色。

财报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歌尔股份总营收为201.12亿元,其中精密零组件营收31.53亿元,同比下降1.42%;智能声学整机营收64.69亿元,同比增长6.10%;智能硬件营收101.44亿元,同比增长125.05%,占比超过50%,歌尔股份的VR/AR产品便统计在智能硬件业务中。

然而从财务数据来看,市场之所以对外界的“风吹草动”反应如此过激,与歌尔近年来越来越难摆脱的大客户“依赖症”有关。

歌尔股份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占比超8成,第一大客户销售额占比达42.49%

由此看,作为如今歌尔股份增长最快的业务,若Meta砍单的消息为真,将对歌尔股份的经营造成较大影响。

如此将命运的“喉咙”握在他人手中的境况,投资者自然也会对市场上的风吹草动保持警惕。

盘后数据显示,深股通卖出7.36亿元并买入3.64亿元,中信证券上海分公司卖出1.8亿元,一机构卖出8434万元。


声明: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点击查看风险提示及免责声明
70 打赏

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哦~~